追客网 - 历史小说 - 嘉靖微信群在线阅读 - 第一十八章:小朱子来了

第一十八章:小朱子来了

        “糟糕,我该走了”。

        小丫头看了看,“你是我第见到的除了爹爹、哥哥、管家、小三、小四....嗯,十根手指已经属不过来了,怎么办”?

        朱厚熜:“.....”

        “总之是以外的男人,不对,你不是男人,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朱厚熜脸上有些黑线,“嗯,我叫朱厂日”。

        “朱厂日好奇怪的名字,咱么还会在见面吗”?

        朱厚熜回头微微一笑,“会的,一定会的”。

        看着朱厚熜急忙消失的背影,小丫头奇怪的问了问,“这人怎么这么奇怪”?

        汪俊发现了刘太医的异常,刘太医哪里是久经官场的汪俊对手,几句便被炸出了全部。

        “你说什么,陛下跟我出宫了”?

        “是的”。

        “混账,刘太医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置整个江山安危不顾”。

        刘太医尴尬的笑了笑,“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而且可是以您汪大人的名义出宫的”!

        “你...刘太医你就等着挨参吧”。

        汪俊撒腿就向外跑去,跑了两步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陛下去了哪里。再次折回府上拉着刘太医便跑,“快,陛下在哪里下车的,你倒是说啊”?

        “别跑了汪大人,陛下在您府上下的车”。

        刚刚跑出大门都的汪俊再次拉着刘太医折了回来。

        “阿福,快找整个宅子,一点要将陛,一个姓朱的十几岁少年找到”。

        整个汪府开始鸡飞狗跳,而朱厚熜大大方方正呆在汪俊的书房。这次出来体察民情,从始至终朱厚熜都没打算瞒着汪俊。在外面逛够了,自然会到了汪俊书房等着他。

        看着桌子上整齐摆放的几张草稿,上面内容竟是早上授课内容。看着上面整齐的标注想来一定准备很久吧,朱厚熜一时间竟有些感动。

        就在这时书房的大门被打开,一名少女鬼鬼祟祟的摸了进来。进来后并没有注意到书桌后的朱厚熜,开始在房间内找些什么。

        “喂,私自进房间偷盗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啊”,少女惊慌的看着朱厚熜,自以为偷偷摸摸,没想到书房竟然还有人。见是朱厚熜松了一口气,“是你啊,小朱子你竟然也在这,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是不是过来偷看父亲的书稿”!

        “汪大人有何书稿,值得偷看”?

        “告诉你我爹爹书稿可多了”!

        “有多少,难不成比皇家藏书还多”?

        小丫头一脸的神秘,“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我爹爹喜欢看《隋炀艳史》,他只给我看一次,便说什么不给人家看了,不给我看我就偷偷看”。

        朱厚熜眼睛都惊呆了,“《隋炀艳史》汪大人竟然看这种书,这可是禁书,偷偷看也就算了。竟然将这污秽之书交给自己的女儿看”。

        顿时朱厚熜脸色成了黑锅底,今日若是不来还不知道一项正人君子的汪俊竟然是如此小人。

        朱厚熜一把抓住正在寻找东西的小姑娘,“够了,那东西不是你一个小姑娘该看的,我不允许你在看”。

        “松手,你弄疼我了”。在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一个小姑娘与一个少年独处一室,还被少年抓手,若是不嫁给这个少年,那只有自杀一条路可走。

        此时朱厚熜仍在震惊之中并未注意,即使注意到又如何。他乃是帝王,会惧怕那些世俗。至于小姑娘纯粹是年纪小不懂这些。

        朱厚熜松开汪月的手,“记住从现在起你不许看那东西,而且里面的内容一定要忘的一干二净”。

        小丫头哪里见过如此气场,顿时吓的眼圈打转。“你..你欺负人,我不跟你玩了”!

        看着冲出去的小丫头,朱厚熜脸色变了变,这时正好汪俊找了过来,见到书房内的朱厚熜松了一口气。

        “臣,汪俊见过陛下”。

        朱厚熜并没有打算让汪俊起身,而是面色难看的质问道:“汪俊你可知罪”?

        汪俊很是诧异,怎么突然问我是否有罪,难不成陛下私自出宫还将责任推到我身上不成,你自己要是不想出来,难不成我还能将你绑出来。

        “臣不知所犯何罪,就算处置臣也要让臣死个明白”。

        “好,朕就让你死个明白,你为何要看禁书,还是那孝宗禁止的《隋炀艳史》”?

        “冤枉啊,臣何时看过此书”?

        朱厚熜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还敢狡辩,你不但私看,将然还将这种污秽东西给自己的..哼,朕都羞于启齿”。

        汪俊一张老脸涨的通红,“陛下,微臣虽自诩不是什么德高圣人,但也是正人君子,岂会偷看那些污秽之物”!

        “好,看你是死不承认”。说着朱厚熜看是在屋内大翻了起来,整个书房找了一遍,显然并未找到那东西。

        看着喘着粗气的朱厚熜,“陛下老臣想问是何人告诉的陛下”?

        愤怒稍去,冷静下来的朱厚熜突然发现,小丫头说的貌似有些驴唇不对马嘴。难道我真的愿望先生了,若是如此那就怎么说呢,用历史老古董先生一句话,“好尴尬啊”!

        不过身为帝王有一个好处,死不认账。当然朱厚熜同志此时还未有如此厚的脸皮。

        “先生可有一幼女”?

        “老臣确实有一幼女,尚待字闺中”。

        “朕是无意听到,先生幼女路过时谈论,先生正在看此书,而且还教给她看”。

        汪俊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自己那混账女儿又干了什么好事,平日里疏于管教,养成如今无法无天的样子”。

        “来福去将小姐请来问话,家法伺候”。

        “来福叔,爹爹叫我何事”?

        “小姐,一会进去千万别失礼了,不要在给老爷惹事了”。

        一进门来福便拉着小姐,“赶快跪下”。

        小丫头很不情愿的跪下来,抬头便见到正中站立的年轻人,“小朱子,你也被我爹发现了”。

        “小朱子”?所有人面色难看的看着小丫头,又看了看朱厚熜。此时汪俊心在滴血,“完了我这个女儿彻底保不住了,我汪家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