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历史小说 - 嘉靖微信群在线阅读 - 第五章:不简单的八虎

第五章:不简单的八虎

        “好一招已退为进,仅仅与我对视一眼,便能得出如此多信息。不愧是八虎更何况那些叱咤官场的大臣,朕要如何才能安定皇权”。

        “不,朕要做千古一帝,朕还有那神奇的视频,有几位先生指点,一定能力挽狂澜”。

        罗祥此时哪里还不知马永成打算,“好你个老小子,临时变招分明是将杂家我烤在火上,老小子看杂家给你点颜色看看”。罗祥下意识擦了擦额头,“幸好刚才没有来得及发难,否则小皇帝记恨全在自己身上了”。

        “马公公何罪之有,若说有罪那些辅佐先皇的臣子皆有罪。再说朕知道马公公公事繁忙,没来请安也是常理。朕该亲自请马公公一叙,今日一见马公公果然不可小觑”。

        朱厚熜一番话滴水不漏,马永成根本听不出其中有何意思,下意识再次抬头见到朱厚熜那明亮的眼睛。那一刻马永成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

        狠狠磕了三个头,马永成才敢起身。倒是一旁的罗祥脸色难看,想表现一番又不知如何下手。

        黄锦在朱厚熜身旁说道:“陛下,张永张提督来了”。

        “好吗,你个狗奴才还等着什么,还不快请张公公进来”。

        很快身穿提督官服的张永走了进来,“不愧是老古董先生推崇的张永,虎目熊威,一看便知乃是有过军旅之人,与那罗祥阴柔之色完全不一”。

        按照朱厚熜本来执意,这些太监一个不留。毕竟先皇兄便是受这些小人懵逼才死于宫外,可老古董先生分析过这些人还是有可用之人,攘外必先安内。要想与那些文官相斗,必有人来牵制其中,这几人可酌情择其一二。而且这些太监与宫外那些大臣关系错综发杂,完全可以来个放长线钓大鱼。

        “臣张永见过陛下”。

        朱厚熜在打量张永同时,张永同样在打量朱厚熜。前日朱厚熜与百官据理力争,从容进神武门之事。张永身为九门提督自然护卫在前。在朱厚熜身上张永见到了一个可怕的帝王,一个工于心计的帝王。无论这些注意是谁所出,眼前这十五岁少年能临危不惧,都说明眼前之人的英铭睿段。

        一方面张永为新皇有如此雄姿而高兴,另一方面同样为自己将来担忧,毕竟谁也不想灰溜溜死去。

        朱厚熜从桌案后起身,走到张永面前,将张永扶起。“张公公智除逆贼刘瑾,携九门拱卫京师,擒江彬等奸贼。为我皇家所累多矣,速速请起”。

        “陛下”。张永一时间竟然有些老泪纵横,无论这位新皇是为了巩固皇权,还是真心如此。至少这份礼遇之恩,自己铭感五内。自己这些年所作所为也终于有人看明白,有人理解。

        一旁的罗祥眼圈一转,“陛下,张公公也是宫内老人,为皇爷办差是分内之事,皇爷切莫伤感。咱们这些奴才有今日威风,不是全靠大行皇帝”。

        罗祥还将朱厚熜当武宗对待,此话一出,连马永成暗骂罗祥愚蠢。

        果然朱厚熜看向罗祥,“罗公公朕与张提督,马大人有外事要谈,你先退下吧”!

        “这”?虽然不甘心,罗祥还是麻利退下,心里一直在打鼓自己在朱厚熜面前是否赢得加分。

        “黄锦守住外面,不许任何人靠近”。

        两人心中一颤知道这位小皇帝要摊牌了。

        朱厚熜起身看着眼前低头两人,两人年纪不小额角已经见到了丝丝白发。朱厚熜想到这两人都是人精,与其同他们虚与委蛇,不如开门见山。

        “张公公朕佩服你所作所为,以后朕还需要张公公辅佐,望张公公切莫推辞”。

        “马公公你虽无大过,但也无功。朕本不想留你”。说道此处朱厚熜看了眼马永成,马永成身子果然一顿。

        “不过见你真心悔过,朕可以给你一次机会。明日你去接管宫内事物吧,至于那罗祥蠢货早早打发出宫了事”。

        马永成一咬牙,“奴才遵旨”。

        朱厚熜走到两人面前,才十五岁的年纪,身材还不及弯腰的两人高大。

        “你们八虎的名声在外,朕已有所耳闻,几人除了仍在戍边的谷大用,那个丘聚至今尚未进宫。朕早就想知道你们这些奴才打算什么时候来见朕,这不朕心急便提前召唤你们。想来你们进宫与朕见面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他人耳中,朕现在就是要他们知道,朕不是无根浮萍,朕也有可用之人。你们二人能当朕的心腹之人吗”?

        两人急忙跪倒,“敢不用命”!

        “好,希望你们不会让朕失望”。

        朱厚熜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两本密旨,“这两本密旨现在没有皇印,本就无效,你们可以遵循去办。当然出门丢之垃圾,朕也不会反对,办不办就看你们的心思”。

        两人小心的将密旨收入怀中,眼神坚定回答道:“臣等定不辜皇上期盼”。

        两人离开后黄锦替朱厚熜按着肩膀,“主子爷,奴婢也想帮您办点事,替您分担一二”。

        朱厚熜拍了怕黄锦手掌,“你是朕的伴伴,只要你忠心,朕怎么会亏待你。如今咱们根基未稳,还要他们这些人帮衬。这样回来朕同张永说下,你先去东厂学习一二,记住朕若是听到你狐假虎威,朕饶不了你”。

        黄锦立马流出了笑容,“爷您放心,咱们岂会丢人平白让人笑话咱们”。

        整个乾清宫内只剩朱厚熜一人,只见朱厚熜两手拖着下巴,双眼目视前方,心里却一直在算计宫里宫外那些可能用之人。那些太监奴才好对付,但宫外那些大臣利益关系复杂。朕要想真正的执掌权利还要一段时间,难道真像先生所说要三年后此才行。想到自己要三年时间,才能给父皇封谥号朱厚熜眼眶里开始冒火。

        “杨廷和!

        哎,发怒也是无用,已经答应老古董先生要做一位明君,朕一定能做到”。

        朱厚熜心中的怒火渐渐消散,自言自语说道:“看来宫内要尽早布局,罗祥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