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历史小说 - 嘉靖微信群在线阅读 - 第二章:入门风波

第二章:入门风波

        朱厚熜阴沉的脸不知在想什么,“黄锦,黄锦”。

        外面候着的黄锦听闻自己家主子叫喊,马上跑了进去。

        “主子您好些了吗”?

        “马上叫袁大人还有礼部官员进来”。

        很快袁宗皋与礼部主事走了进来。

        朱厚熜轻咳了一声,“本殿下刚才越发身体不适,望诸位大人们能够体谅。本想着今日乃是大喜之日,可这身子实在不争气,不如暂休一日,明日入城如何”。

        袁宗皋刚要说话便被朱厚熜眼神制止。

        礼部主事官员涨红着脸,“殿下,今日乃是您入宫的大日子,哪里能随意更改。此时满朝文武百官已在紫禁城外等候。太后老人家也在宫内等候殿下,岂能说改日便改日”。

        “但本殿下确实身体不适,劳烦主事通报一声”。

        “可是”!主事知道此事不是自己能解决,一咬牙急忙跑向紫禁城方向。

        袁宗皋疑惑的看着朱厚熜,“这位小世子到底要做什么”?

        “袁先生,礼部可是通知从东华门进入宫内”?

        “应当是东华门”。

        “东华门”!朱厚熜脸上阴晴不定,心里却惊翻了天,“难道是老天助我,让我竟能联系到未来之人。釜底抽薪,我又该如何釜底抽薪”?

        朱厚熜沉吟了一会,“袁先生可知那东华门是太子登基所走之路。本殿下乃是兴献王之子,又非太子,何来走东华门一说。遗诏上是嗣皇帝位而不是继嗣之事,通知禁军绕道神武门”。

        “殿下这可是礼部所定..殿下这可使不得,微臣有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讲”。

        “殿下,微臣同样也觉得从东华门进入不妥,可毕竟大事要紧。此时若是与大臣反目,对咱们实属不利啊”。袁宗皋小心看了看四周,“殿下咱们上未进入朝堂,便与百官相持此为下策”。

        朱厚熜冷眼看了下眼袁宗皋,语气已经便的冰冷。“袁大人是王府老人,本宫以后还要多多指望袁大人。望袁大人尽心办事,少不了袁大人的好处”。

        袁宗皋眉毛一跳,连平日里先生都不称了,直接叫大人。显然这位小主子生气了,不过身为文臣岂能退缩。刚要抬头反驳,瞬间双眼与朱厚熜对视,四目相对,那一刻他已经感受到朱厚熜的变化。一咬牙跪下行礼,犹豫了一会,“臣遵旨”。

        内阁三辅臣此时齐聚皇宫东华门,等待着这个国家未来主人的到来。

        首辅杨廷和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的官道上喝茶,相比杨廷和的稳重,阁臣蒋冕反而有些坐不住了。

        “介夫兄,您倒是拿个注意,殿下早上还好好的。一会传昏迷不醒,一会又说魔障了,难不成在给我们下马威不成”?

        杨廷和笑眯眯端起茶杯,“敬之兄稍安毋躁,你看这茶可是春茶,今年的新茶。这茶要慢慢的品才有味道,急不来,你看叔厚兄对茶道可是在行的很”。

        此时梁储正靠在板凳上假寐,听闻二人念叨自己急忙啊了一声,“来了吗”?四处看了一眼继续打盹休息。

        蒋冕若有所思,“介夫兄所言极是,只不过这新茶已来,也不知这老茶能留多久”。

        杨廷和沉默了,他是权臣,谁也不想手中的权利就此放下。更何况他此时不放心将国家的未来再次交给一个不靠谱的皇帝,那他杨廷和就是历史的罪人。

        这时一名礼部主事急匆匆来报,“启禀三位阁老,殿下殿下他…”!

        “吞吞吐吐费什么话,速速说来”。

        “阁老大人,殿下说今日身体不适,想明日在入城”。

        “胡闹,简直是胡闹,这种事能当儿戏吗,他当朝廷大事是过家家不成”。

        “敬之兄注意言辞”。杨廷和看向那礼部官员,对着一旁的礼部尚书。“你们礼部是做什么吃的,毛大人此等大事岂能让殿下胡闹”。

        毛澄一咬牙,跟本官走。可毛澄还未出发便又收到来报。“启禀阁老诸位大人,大事不好了。殿下已经指挥着仪仗队向着神武门方向而去”。

        “混账,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不能将仪仗队拦下吗”?即使在淡定的杨廷和也坐不住了,这简直将朝廷礼仪文武百官当儿戏。

        “废物,还等什么敢快备马拦下仪仗队”。

        朱厚熜站在轿子上,仰望前方的紫禁城,“我朱厚熜要从新改写历史,我要成为千古第一帝王”。

        与朱厚熜的意气风发相比,旁边的袁宗皋满面愁容,他不知道前方会有如何暴风雨在等着他。

        “停轿”!

        三位内阁辅臣以及六部大臣,全部气喘吁吁的赶到神武门前,将朱厚熜拦了下来。

        “劳烦诸位大臣移驾于此,本世子深感歉意”。

        礼部毛澄吹胡子瞪眼质问道:“殿下为何要来到神武门,难道殿下没有收到礼部通知要走东华门吗”?

        朱厚熜笑眯眯的转头看向毛澄,“这位想来便是礼部尚书大人吧”?

        “没错,老夫便是礼部尚书毛澄”。

        朱厚熜笑了笑,“很好,毛大人真是一位忠君爱国的大臣”。

        毛澄吹了吹胡子,“老夫愧不敢当,请殿下按照礼制移驾东华门,朝廷大事殿下要多听老臣的意见,可不能任由小人在旁边嚼耳根子”。看向一旁的袁宗皋,“袁大人,身为臣子本该劝阻殿下,你可知罪”?

        袁宗皋本来还有些歉意,被毛澄这样质问,瞬间心思冷了下来。“好吗,你们真把自己当朝中大佬了,怎么说我也是堂堂的三品大员,新皇登基后更会飞黄腾达”。

        想到这袁宗皋把心一横:“毛大人此言差矣,本官可从未嚼过耳根子,不知毛大人说的是何人”?

        “哼,老夫不与你理论”。

        “请殿下移驾东华门”!杨廷和与将冕同时说道。

        吏部尚书同时呵斥道:“大胆袁宗皋竟敢唆使殿下胡乱改道,该当何罪”!

        朱厚熜看了看四周,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脸上露出了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看来诸位大人,想来此时都认为本殿下是一个,只知顽劣,听信谗言的小幼童对吗”?

        “诸位大人说的对,本殿下可才十五岁,我就是个幼童。不过我还知道祖宗礼法,知道对错。你们想让我从东华门走,那就是让我背弃祖宗,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话锋一转,“先皇明确有令,继承皇统只需继承皇帝位,不一定要以父子的身份承继,所谓继位不继嗣!”

        “殿下皇位传承本就是父传子,何来背弃祖宗一说,请殿下马上移步,遵循礼数而行”。说到此时毛澄激动到竟然想撸起袖子上前去拉朱厚熜。

        “住嘴”!朱厚熜勃然大怒:“尔等休再多言,要我背叛祖宗,那是万万办不到的!”

        朱厚熜冷笑的看着杨廷和三人,“三位阁老也是如此想的吗”?

        杨廷和沉吟了一会,“殿下时辰快到了,请殿下切莫玩闹,太后娘娘还等着殿下去拜见”。

        “看来三位阁老也是同样想法”!

        朱厚熜没有撒泼打诨,反而笑的更加开心。“呵呵,放心杨大人,本殿下岂会让伯母太后老人家久等,早已经手书一封带进了宫去,此时太后恐有懿断”。

        杨廷和还要说些什么,这时张太后身边伺候太监赶到,“传太后懿旨,时辰不早了,诸位臣工以朝廷大局稳定为上册,准许殿下从神武门进入,切莫在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