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向上的阶梯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城狐社鼠(完)

第八十五章 城狐社鼠(完)

        月色清冷,群山影影绰绰,一条灰白的公路逡巡其间。

        酒意散去的贾栋材坐在熄了火的车里,叼着一支‘芙蓉王’吞云吐雾,脑壳里急速盘算着牌友的意思。按理说,领导收礼巴不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已经收了一万的朱行长还会通过张蝈蝈来再收一遍?

        可是,如果不是朱行长贪得无厌,就凭张伟国这小小的企业股级干部,也敢向老子伸手要?

        “蝈蝈,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

        妈的,还真把老子当毛伢子是吧?

        恼火的贾栋材摇开车窗,稍冷静冷静,不屑道:“蝈蝈,我能当林业局的副书记,林业改制完了还能继续当,那就肯定比你更聪明。

        莫玩火哦,当心烧死你!”

        平时称兄道弟的人如此不客气,副驾驶室里的张伟国也不高兴了,嘲讽道:“贾栋材,你这书记是你老婆**买来的?”

        “说话客气些,莫以为我不晓得你老弟贩树,想吃牢饭是吧?”

        你妈拉个逼,可贾栋材一翻脸,张伟国反而不敢发火。贾栋材不是一般的正科级,手上攒着四十把枪、五个检查站,新昌街上但凡吃木头饭的,谁敢得罪他?

        “算了算了,老子怕你了。也不晓你这书记怎么当的,晓得什么叫农业贴息贷款不?”

        贾栋材一愣,立即想起去年刘冬生弄了两万贴息贷款,还分了一万给他投在苗圃里。

        “你的意思是?”

        “农业贴息贷款,当然就是我们农行的,县城这么远,老表总不能跑县里去申请吧?懂我的意思了不?”

        贾栋材大喜,有无息贷款,谁他妈的愿意出一年12%的利息?

        “你有几多?”

        “你要几多?”

        贾栋材马上在脑壳里翻,他对口过分管农林水的卢县,当然知道新昌每年有500万的农业贴息贷款。

        “你能给几多?”

        狗屁不懂还称王称霸,不爽的张伟国眼睛看向窗外,没好气道:“今年还有50多万,明年又有500万,全要不?”

        妈的,这货也太胆大了吧?

        老子喜欢!

        贾栋材立即变了脸,拿起扔在驾驶台上的烟盒,塞了支烟到张伟国嘴里,陪笑道:“蝈蝈,说说,说说。大家朋友一场,你也不好意思看着小弟成天发愁吧?”

        “妈的,难怪人家说你是豺狗,面上翻得比狗还快。”

        只要能办得成,随便怎么说撒,惫赖的贾栋材连忙帮他点火,没脸没臊道:“老子本来就是豺狗撒,说说。”

        农业贴息贷款是中央为了支持农村发展农业机械化、建设农田水利而搞的,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但实际上存在太多的想当然。如果是在相对富庶的平原地区,老表拿着这贷款买农机、建水渠,当然是惠及民生的好事。可新昌县七山一水两分田,绝大部分农田都是东一块西一块,大型农机根本没什么鸟用,市面上又没什么小型农机,更不会发生缺水的问题。

        “也就是说,我们这些林业县,农业贴息贷款都是有路子的人弄走了,对吧?”

        “老弟,这笔钱是人行监管的,贷款人必须是当地农业户口,每户不能超过2万,并且要有等值的抵押物。你觉得在我们新昌,这样的条件,贷款还放得出去不?”

        那是有点难度,不是嫡亲的父母兄弟,哪个老表会冒这风险帮你弄?看来黄局长和刘冬生他们的贷款,都是用父母的名义弄的。

        如果贾栋材能鼓动各村把老表们组织起来,以发展苗木业为由把资金从银行里套出来,那这基地就建得快喽。即使老表不敢,村干部们还会不敢?

        这年头,老表都越来越大胆,村上那帮干部更是胆大包天,只要有钱赚什么事不敢干?

        想到这,贾栋材很痛快道:“蝈蝈,想要几多?”

        “你觉得几多合适?”

        贾栋材为难起来,县领导们尚且只占10万干股,农行的人怎么算?如果价码不够高,这帮钱老鼠会放在眼里?

        拿不定主意的贾栋材思量半晌,迟疑道:“蝈蝈,你给我说实话,这事要办成,需要多少人经手?我们是朋友,我也不拐弯,没道理没出力的人也拿一份吧?”

        “一正两副、办公室、信贷部……”

        打住,要让他这算下去,二十个名单都打不住。

        “少来,朱行长点了头,你们谁敢废话?”

        “栋材,不是这样说的。你也是当一把手的人,莫非你吃了肉,你的手下不分些汤?”

        老子还,还真不怪老子,要是刘冬生识相,老子也不至于完全架空他。

        “行了,我定个盘子,你们自己去搞。”

        “几多?”

        “外头的朋友帮我们拉业务,我们给10%的提成。你们给我们贷款,我也给10%佣金,等于付了利息,这总对得住你们了吧?”

        妈的,这家伙也太黑了,几百万就打发几十万?老子就是收礼,还不冒这风险咧!

        “贾栋材,老子还真没看出来,你小子算盘珠子打得蛮响咧!”

        这帮人也他妈的太贪了,贾栋材不满道:“那你想要几多?再多,我拿得出来不?”

        “不要你拿,你只要告诉我,现在私人投了几多钱。”

        脑壳转得快的贾栋材一愣,立即明白了对方想要什么,但他也不傻,张嘴便夸大三倍道:“现金22万3,收据60万。”

        黑,地方上真他妈的黑,可贾栋材想都不想就报出数字,又由不得张伟国不信。

        “这还黑?老子自己都是付的现金!要是不给领导干股,老子弄得来那四十万,还能让领导大力支持?”

        妈的,收据都开出去了,莫非还收得回?张伟国暗骂了一句,沉吟道:“这样,明年开春生意还有这么好,那就收购股份,那五成对半劈。要是生意不好,利息给你打八折。”

        这有什么不行,只要能搞到几百万贷款,贾栋材送他们几十万干股都愿意。

        “行,贷款的事就归你们了哈。”

        “行,我们来操作,你只要”

        等等,贾栋材立即打断道:“蝈蝈,是你们去操作,跟我们没关系。”

        “放屁,你不配合,我们怎么操作?”

        那这事就搞不得了,两人凑在一起耍了几个月,贾栋材哪不清楚张伟国的德性?他敢保证,他想的是把村干部们拉进来,张伟国想的绝对是搞名堂,冒用老表的名义骗贷。

        送红包、给提成是违纪,骗贷是犯罪,没有十足的好处,贾栋材哪会愿意为了公事冒这种险?

        “笑话,你给领导开60万收据,就不怕被查?”

        “笑话,老子又没往自己腰包里揣。再说了,几十万的小事,县里还帮我遮掩不了?”

        蓝油油的票子就这么飞了?

        张伟国不禁威胁道:“你不要贷款了?”

        吓唬人咧,贾栋材坚决道:“我宁愿不要!我早就说了,坐牢的事我不干。”

        “那你想要几多?”

        不要,要想把那么大一笔款子套出来,最少要经五六个人的手,万一漏了出去,谁都跑不了。贾栋材还有大好前途,哪会要这种咬手的钱?

        “蝈蝈,莫嫌老弟嘴多。你年纪比我大,这些事未必有我懂,领导有需要时会哄着我们卖命,用不上了扔起来跟扔抹布样。

        你自己也想想,现在基地没发展起来,你们多占些就多占些,以后发展起来了呢?不多拖些人进来,这一届领导得了好处不会作声,下一届呢?领导们可以拍屁股走人,我们是要在新昌讨生活的。”

        贾栋材前面的话,张伟国当放屁,后面的话更是当放屁。有机会的时候不搂一把,莫非还等退了休来后悔?

        “癫佬!”

        张伟国冷笑一声,嘲讽道:“贾栋材,如果有人出一百万收购基地50%股份,你觉得县里会同意不?”

        贾栋材吓了一跳,立即有些慌了,如果真有人愿意出一百万,县里肯定会同意。即使不算领导们手里的收据值钱了,单一百万的资金都能加速基地建设,书记、县长还会不同意?

        如果基地的主导权落到这帮孙子手里,以后还不得看他们脸色?

        可贾栋材能爬到这个位置,也不是靠溜须拍马,稍一稳定心神,立即嘲讽道:“蝈蝈,莫吹牛皮了。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吹吹拍拍的事你们在行,换成实打实的工作,你们哪个嚼得烂?”

        张伟国被呛住了,他和朱行长想入股基地,就是看中了贾栋材的能力。场面上的关系摆得平,服得了众,还趟得开销路,换成其他人来试试?不说别的,有几个领导干部能陪着工人加通宵班,还夜夜来送宵夜?

        沉默一阵,张伟国幽幽道:“栋材,要是有人收购了这么多股份,又向县里要求你继续主事呢?莫跟我说,你敢撂挑子,象你这种一心想往上爬的人,领导放个屁都是香的,还敢不服从?”

        对方也心虚,贾栋材也上心里一松,嘲弄道:“那又不是我们刚才说的,我不管你们的钱怎么来,只要我不冒风险就行?”

        “操,你不进来,我们放心?”

        “操,捅了你们的屁股,老子有什么好处?莫非你们还能跟我抢位子?”

        一直在想拖贾栋材下水的张伟国愣住了,即使贾栋材不参与,也是基地的主事人,基地出了问题,他能落着好?最多也就是牵连不到他,该受的处分照样不少。

        想到这,张伟国不禁大喜,连忙道:“要的,我就说你只愿两成半,我争到了三成。还有,你把苏小姐的电话给我,行不?”

        这有什么不行的?多半成少半成跟老子有毛关系,只要不把老子拖下水就行,贾栋材痛快道:“行,反正我装瞎子、聋子,你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关我屁事。”

        话是这么说,但不给人家好处,张伟国也不放心,连忙道:“栋材,丑话说在前头,财务监管的事我会认真搞的,你吃两包烟、招待几餐饭、报些不好报的发票都没问题,但不要搞名堂。”

        难怪朱行长要求要监管财务,贾栋材乐了,指着自己的鼻子,自嘲道:“老子是大公无私的优秀党员咧,连修车加油都没在场里开支!”

        “你就吹吧,凭你的工资买得起这块表?”

        贾栋材伸手比了个王八状,得意道:“以后你去翻账,老子乱嚼了是这个”。

        “真的?”

        贾栋材把车重新打着,好笑道:“你莫忘记了,我还是林业局副书记,分管森林公安、木材检查站,这些小账还要在叫花子窝样的场里开销?”

        贾栋材能这么说,人情练达的张伟国不会那么办,连忙道:“要的,那你以后继续在那边开销,我这边也给你开销一份。给公家做事,没道理私人吃亏撒。”

        讲究人咧,贾栋材大乐。

        “要的,财务的事你去跟老谢商量,我只会看账不会做。反正我就一点,我们吃点喝点没什么,领导们也会体谅,千万莫乱搂。”

        听出话音的张伟国也大喜,连忙答应道:“你放心,哥哥没那么不讲究,号码呢?”

        贾栋材掏出手机,翻出苏晓青的电话号码让他抄,还特意帮他打了个电话。

        “晓青,老张是我兄弟,他有点事找你帮忙。”

        说完,贾栋材就把手机递给了张伟国,自己下车去撒尿、抽烟。他相信,以苏晓青的精明,不从这伙钱老鼠身上咬块肉下来才有鬼。当官嘛,就得这样当,风险别人担着,好处自己拿着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