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向上的阶梯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螺蛳壳里做道场(完)

第五十一章 螺蛳壳里做道场(完)

        落日余晖下,绿篱如刀切,各色秋菊怒放。

        心情畅快的黄局长站在停车坪里看了一会,笑着钻进了九成新的猎豹越野车里,坐在真皮座椅上舒服得直夸这车高级。

        开车的贾栋材还以为领导想要这车,虽是舍不得,仍然大方道:“高级就给你开撒,不是我穷大方,开这车还不如开皮卡,什么路都敢碾过去。”

        “放屁,这是老板的恩赏,跟以前的黄马褂样咧。”

        羡慕却没那想法的黄局长笑骂了一句,眼睛盯着那些落日余晖的花木又看了几眼,吩咐道:“去跟娓娓说一声,派人过来把我们院子也整治整治。妈的,我们搞了个全县亮点,到头来自己窝在大杂院里。”

        两人不当所长、副所长了,黄局长把安排园林所做事当成小事,贾栋材也觉得理所当然,满口答应道:“莫慌,我抽时间规划规划再搞。等明年开了春,再拖些花木过来种,莫搞得太没面子。”

        “这些事你在行,你看着办。”

        两人边聊,车子边走,没一会开出了政府大院,黄局长突然道:“伢子,你又想耍什么花?”

        贾栋材脑壳里还想着如何规划林业局的院子,突然听领导这么问,不禁愕然道:“什么?”

        “刚才在老板那说了那么多,你是什么意思?莫耍花,你一撅屁股,老子就晓得你拉什么屎!”

        唉,这就是个得了疑心病的黄大仙,贾栋材想起以前当他副手时的那些规矩,不禁哂笑道:“领导,我就是一个本科生,你该不会认为我比硕士、博士还水平高吧?”

        “少来,老子说的不是这事。不是老子看不起你,这个牛皮也就是吹吹而已,你要真搞得出来,老子把脑壳输给你。”

        放屁,你的脑壳值根毛咧。贾栋材得意地笑起来,小声道:“领导,我要不搞出这个花样来,赚的钱还能留在公司里?没有钱,公司能做大?”

        “哄鬼咧!”

        人太精明了也不好,连聊个天都没意思,贾栋材只好玩笑道:“领导,前头几年不敢保证,只要熬过了这段时间,肯定赚大钱,要不你也投几万进来?”

        这伢子是越来越灵活了,就是经验还差些,做事还不晓得轻重,跟自己当年一个德性。颇有感触的黄局长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提点道:“伢子,你刚才想唆老板入股,太莽撞了。”

        “啊?”

        黄局长把这小子当朋友,该提醒的事就会提醒一二,免得这小子走岔道。

        “伢子,世上哪有绝对的事?基地都还没开张,你就敢肯定以后能赚钱,肯定能熬到房地产大发展的那一天?”

        这个,这个不好说,即使皇甫伦和苏晓青在到处钻营,贾栋材仍然不敢打包票。就如黄局长说的,世上哪有绝对的事,花木卖不出去就是一堆杂木,单每年的管护成本都不得了。

        果然如此,黄局长暗暗好笑,不得不教教亲手带上这条路的学生。

        “如果有人来问投资的事,莫把话说得太满,更莫去劝人家入股。还有你那个财务公开的事,也莫到处乱吹了。”

        正打这主意的贾栋材一愣,连忙道:“为什么?”

        “人啊,记好三分钟,记仇一世年。人家靠着你赚了钱,不一定会念你的好,但你亏了他们的钱,一定会记你的仇。

        再说,基地搞得再好,你几年之内可能再破格提拔不?不可能的事,那就慢慢来,你急什么?还有,财务公开了,就会四处漏风,你怎么去老表那收花木?”

        饶是自觉脸皮够厚,贾栋材也不禁脸上一阵发烫,前面的事他想过,无非是权衡之下的无奈之策,可后面的道理呢?

        唉,这小子还是嫩了些,好多事太想当然了,好为人师的黄局长继续指点道:“栋材,老板开了口,高彬肯定会投钱,记得给他开张收据,连着钱一起送回去。还有卢县,我估计他也会带头,你也这样办。

        如果以后还有领导来投钱,哪怕场里再难,也要首先保证他们的资金安全。起码一点,莫让他们亏钱,我们是当官的人,今天你帮了人家,明天人家不一定会帮你,但是你今天太过分,别人绝对会报复。

        嘿嘿,莫跟我样,吃了亏才长记性。”

        被老领导这么语重心长的一番教育,饶是当了副科级单位的主要领导,贾栋材也觉得脸上象火燎了一般。他光想着如何搞钱,却没想过这些人情世故,如果按他的想法去搞,搞成了还好说,要是没搞成,还不得仇人遍新昌?

        等贾栋材把越野车开下了马路,刚才还提点他的黄局长,象是无意道:“栋材,晓得林江立为什么去了人大不?”

        听着这有敲打意味的话,正觉得脸上发烫的贾栋材,更觉得脸上挂不住。

        又来了,又来了,以前在园林所的时候就这样,说是放权给老子,还给老子立一堆的规矩。不就怕老子越级报告,抢了他主要领导的风头吗?

        “黄大局长,你觉得我可能三十岁之前当副县长不?”

        清楚就好,可老到的黄局长话锋一转,低声骂道:“你能当个屁!老子是告诉你,莫占着茅坑不拉屎,刚才我们在老板那保证过的。”

        关老子鸟事!

        可贾栋材见黄局长不是说笑,不禁暗暗叫苦。森林公安是块肥肉,却是块烫手的肉,尤其马上要包干罚没款,一个拿捏不好就要罪一片人。

        “领导,我们以前说好了的,只挂名!”

        这不是没办法嘛,谁让这伢子在县领导那得宠,他不背黑锅谁背?

        黄局长眼珠子一转,小声骂道:”蠢货,你不捏住林长青他们一伙,怎么去捏张健民的卵子?送我都送五千,莫跟我说,你今年真的只赚万把块钱。

        我跟你讲,冯援朝请我吃饭时,提过一嘴,说张健民今年去杭城旅游过,还侧面问过龙伢交了几多钱。

        嘿嘿,说起来也好笑,他两个妻舅在做木材生意,老子当林业局局长,你又来了当副书记,他就真的这不怕死?”

        妈的,送礼还送出鬼来了,想死就莫怨老子手恶。

        感激完老领导提醒,恶从胆边生贾栋材稍一思忖,小声道:“领导,能办到什么程度?”

        莫说这伢子从园林所起就守规矩,即使不守规矩,黄局长都不担心镇不住。

        “只要你不怕名声臭,捻死他都行。就一条,莫让别人捉住痛脚,老子这局长当得够提心吊胆,莫让老子去给你揩屁股。”

        黄局长这么一说,贾栋材收起了煞心,好歹大家也共过事,要是真把事做绝了,城建系统的朋友们难免会心寒。

        “但愿他莫惹我。”

        这可不一定,仕途无望的人就是想捞钱,黄局长善意道:“当心些,按说你凭本事赚钱,赚再多都跟旁人无关,但世人就是看不得别人好。”

        妈的,那就没办法善了,先捉住他的痛脚再说。要是这事被他捅出去了,老子怎么面对龙伢跟所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