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向上的阶梯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待价而沽(上)

第十一章 待价而沽(上)

        掉漆的黑色大班台,摆放整齐的大沓文件、红色的保密电话、黑色的固定电话,无不表露主人的领导地位,唯有桌上一盆枝叶飘逸的文竹,给这间代表着官位的办公室平添了几分雅致。

        面相威严的蒋副县长就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他坐在大班台后面,瞪着对面端坐的黄局长,嘲弄道:“黄新民,你倒给我说说,我蒋某人哪得罪你了,还劳动你刨个坑把我给埋了?”

        被一个电话招来的黄局长莫名其妙,却不敢出言争辩,只能等老领导发完火再问情况。没办法啊,黄局长是蒋副县长任办公室主任时调进来的,半年时间就力排众议提拔他当副科级干部。如果不是老领导提拔了,他怎么会竞争不过李红雯,痛失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

        再往近处说,上次县委主要领导因为考察结果动摇决心时,没有老领导在旁边帮着说好话,轮得到他黄新民当林业局局长?哼,高矮子说是李县长的坚持,那种鬼话也能信?

        正发火的蒋县长见老部下一脸委屈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斥责道:“说啊,平时八哥样的黄大仙,今天怎么成了锯嘴葫芦?”

        见蒋县长第二次这么问,黄局长只好苦笑道:“老领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老人家就是要剁我的脑壳,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死鸭子嘴硬是吧,压着火的蒋副县长把桌上一份材料摔过去,训斥道:“你会不晓得?居然请动了书记来给我做思想工作,真看不出来,你黄大仙长本事了咧!”

        一头雾水的黄局长连忙接住材料,匆匆看了几眼,哭笑不得道:“老领导,您这可就冤枉我了。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东西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不是你?”

        “真不是,林业局的事都忙不过来,我还会惹这麻烦事?对了,您老人家没问栋材吧?”

        气昏了头的蒋副县长有些回过神来了,但仍然不信道:“没你在后面支招,他能想得出来?”

        呵呵,老领导肯定在书记那挨了批,心里一松的黄局长连忙解释道:“老领导,那您可看走了眼,莫看那小子长得象张飞,其实是一副玲珑心肝。上次李县在公园后山开现场会,您老人家也在,就凭他那气度,老高也不如他吧?”

        被老部下这么一提醒,公务繁忙的蒋副县长终于想起来了,当初贾栋材在现场会上那番胸有成竹的应答,别说是奴才样的老高,即使是某些乡镇一把手都没那么从容。想起来了,那小子顶替杨鹏对口自己后,刚开始还出过点纰漏,但很快就不声不气地把所有的事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得体得都让自己差点忘了他只是来过渡的。

        见老领导恍然大悟,把贾栋材当老部下、小兄弟的黄局长,连忙又帮他周旋道:“老领导,那小子就是太识大体,不喜欢表现。不是我吹啊,就他的能力到乡镇去,当书记可能还嫩了点,当乡镇长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以为我是书记?去把他叫过来!”

        “哎”,答应了一声,机巧百出的黄局长突然想起了以前向钱老板报告过的事,连忙探过身来小声道:“老领导,莫怪我黄新明妄议大老板,您老人家不觉得这是次机会?”

        嗯?

        发泄完了怒气的蒋副县长心里一动,当初他赏识这家伙,除了这家伙实心任事外,还因为这家伙心思灵动,总是能想到一般人想不到的办法。

        “说来听听。”

        “您看,中央已经在吹风,说要取消福利分房,以我们政府的执行力,未来的房地产业肯定会大踏步前进。按这方案实施,基地肯定能办成,唯一的问题就是要坚持多久才会赢利,但毫无疑问这将会是一个亮点工作。”

        废话,关键要坚持多久,如果坚持不到房地产大发展的那一天,这就是个牛屎外面光的烂摊子!

        换成一年前,黄局长对怨妇样的贾栋材没什么信心,但如今他有信心吹个牛皮。贾栋材那混小子能把苗子卖到江浙去,还敢提出这样的方案,肯定就有相当的把握。

        “不不不,别人干这事,我不看好,但栋材应该能行。老领导,他在我手下干了两年,我就没看他毛躁过,办什么事都是谋定而后动,动起来就是有条不紊。

        您想想,城建局那个投资六十万的苗圃,可出过一点差错?还有公园后山的改造工程,说是张健民指挥的,其实还不是他在后面协调、压阵脚?”

        对啊,蒋副县长眉头挑了挑,跟在领导身边还能如此低调的年轻人,不是脑壳蠢就是稳重得超出同龄人太多,已经不屑靠表现博得领导注意。从李县到黄大仙都器重的年轻人,可能是蠢人吗?

        “还有呢?”

        黄局长连忙起身,绕到老领导身边,把材料翻到‘成立有限公司’那一页,小声道:“老领导,您听过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吗?91年沪市率先成立了一家这样的公司,目的就是为城市建设融资,他们是由常务副市长兼任董事长的。紧接着,渝洲、羊城还有深市等大城市都成立了,而我们省里还没有一个地方成立。”

        又是废话,不知情的书记没给蒋副县长说这些,但常务给他交了底,可此中风险呢?作为书记的嫡系,又与常务关系莫逆,蒋副县长很有希望在明年换届时再进一步,犯得着再去冒这风险吗?

        见老领导已经知晓这些,站在蒋副县长身边的黄局长不再解释,反而力劝领导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在他看来,老领导到了这个级别就更要敢博。常委不是普通副职,书记有推荐权并无决定权,不搞出点名堂出来,资历最浅的老领导怎么争得过那些资深县领导?

        是啊,班子里的那些老脚子,哪个在地委、行署没点关系?一番迟疑之后,被赶上架的蒋副县长决定博一把,吩咐道:“去把栋材叫来。”

        “好的”。

        了解老领导的黄局长大喜,老领导这一把博成了,肯定能入常,他这老部下也就算重新有了靠背山。

        当官没靠山难啊,若没个常委当靠山,出了成绩还好说,稍捅个蒌子就麻烦一堆,连个能在主要领导那帮忙周旋的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