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向上的阶梯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怕井绳(下)

第三十七章 怕井绳(下)

        秋日恬静,秋风和熙,园林所的温室里色彩斑斓,各色花卉含苞欲放。

        在开始潇瑟的初秋能看到百花盛开,爱花的李红雯流连忘返,不住询问旁边的贾栋材。见县政府办的领导如此看花,没机会插嘴的李干事连忙大声招呼正给花转盆的冯大龙,挑几盆品相不错的换盆,送给来参观的县政府办领导。

        “大龙,赶紧的,别让李主任等!”

        对于这位借调来的李出纳,油滑的邱绍飞和贾栋材还能看在局办的面子上礼敬三分,底气足得很的江义和这冯大龙可从不卖账。正忙不过来的冯大龙见他又开始支使人,而且是普通干部指挥股长,气便不打一处来,呛声道:“你他妈的没手啊?操,晓得的人晓得你是借过来的,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你是所长!”

        这都什么人啊?别说这位喧宾夺主的李股长,就是参观的李红雯都觉得尴尬,气得贾栋材拿起旁边的花铲砸了过去,‘砰’的一声吓得冯大龙撒腿就跑。

        “李老师,见笑了,见笑了。那伢子人不坏,就是个多月没休息,火气大了些,等下我让他作检讨。”

        那‘砰’的一声也把李红雯吓了一跳,但看那年轻人怕贾栋材怕成这样,又觉得好气又好笑。

        “栋材,你平常就这样管人?”

        “呵呵,懂道理的讲道理,象刚才那样脾气臭的,骂一顿就服帖了。”

        本来这事到此也就可以结束了,可旁边的李干事不依不饶道:”贾所长,这样目无领导的人要严肃批评!“

        大龙说话是冲了点,也确实没注意场合,但这事也是你一个借用人员能管的?跟在李红雯身边的贾栋材很诧异,这位李干事平时很低调的人,怎么来了园林所就不懂事呢?只是顾忌着县政府办的领导在这,有了火气的贾栋材不好训斥这混账东西,还得帮着打个圆场。

        因此,三人离开温室时,贾栋材小声解释道:“李老师,那些都是大路草本花卉,我们进行花期控制是准备在元旦的时候,摆放在政府、人大大院里的,估计一摆出去两三天工夫就残败了。”

        走在前面的李红雯立即停住脚步,询问道:“只有两三天?”

        “嗯,这些都是早春和秋季的花卉,寒风一吹就残败了,我说两三天还是在暖冬的情况下。如果气温太低的话,早上摆出去,中午就冻死,第二天颜色就变了,根本没法看。”

        “等等”,李红雯连忙从坤包里拿出个时髦的粉色摩托罗拉手机,打电话回单位询问情况,听了几句后挂了电话,正色道:“栋材,你们准备了几批花?”

        贾栋材又不是傻子,人家这么严肃问,猜也猜得出元旦期间有重要活动,连忙叫苦道:“就一批,预备着元月一号那天应个景。我们单位穷得响叮当,哪有钱搞几批?”

        稍一犹豫,李红雯示意贾栋材和她走偏一些,脸上还没褪红的李干事见状,连忙托词走开。

        “栋材,现在再准备五千盆左右,还来得及吗?”

        当然来得及,别看那些上了盆的数量不多,但花畦里的小苗还多着呢,多得贾栋材前几天还在骂冯大龙,连播个种都马虎了事,也不晓大概估算一下。不过,贾栋材是园林所的副所长,哪会放弃要钱的机会?

        “李老师,你莫为难我们。五千盆花,又只剩下不到三个月,我们哪有那本事?”

        “三千呢?”

        贾栋材佯装迟疑不决,半晌后仍然摇头。

        “两千呢?不能再少了!”

        “搞不成,临时要两千盆花,包括温室、肥料、花盆在内,没三四万块钱根本不可能!李老师,种花是要钱的,我们所里哪拿得出这么多钱?”

        几万块钱倒不是问题,心忧的李红雯攒着手机回来踱了几步,正色道:“栋材,你给老师讲句实话,如果钱不成问题,有没有把握种出5000盆花来!”

        天上掉包子了,而且还是肉包子咧!

        贾栋材欣喜若狂,却居然能沉稳地蹲到地上,装模作样地计算一番,然后才确定道:“扩建五个温室,再对花卉进行催熟,花期能提前到12月下旬,盛花期正好在元旦前两三天。”

        “大棚呢?城关镇那种大棚也行吧?”

        行,当然行,贾栋材就准备搞那种大棚先对付,但有机会从政府搞钱,哪会跟她说实话?

        “行倒是行,就是怕突然有寒潮,搞不好会前功尽弃。花不比种菜,控温稍微失误,花期就赶不上了。”

        不保险怎么行?李红雯没闲心参观了,连忙拉着贾栋材去找领导汇报。

        “等一下,等一下”,贾栋材冲金菊怒放的花圃里大声催道:“黎冬,黎冬,弄好了没?”

        “马上,马上就好”。

        没两分钟,衣着简朴的黎冬拎着两盆品相非常好的菊花小跑过来,后面还跟了个好像在这玩的胡娟。

        “李老师?真是你,李老师!我是胡娟!”

        表情与语气太夸张,作为编剧的贾栋材忍不住低头假装查看两人挑的菊花,愣了下神的李红雯却高兴得很,一把掐住胡娟的脸颊,娇斥道:“小没良心的,几年没来看我?”

        “我去天宝找过,他们说你调到了潭山;我去潭山,他们又说你调到了桥西,桥西又讲黄岗,后来我就再打听不到了。”

        几年工夫就调了这么多学校,还越调越偏?假装查看花的贾栋材不禁吓了一跳,看来这位李老师也是个有故事的人,远不是别人传说的那么简单。

        “算了,放过你。咦,你跟栋材?”

        看来黎冬还是有经验,这妹子居然红着脸瞟了眼低头看花的贾栋材,很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道:“嘻嘻嘻,我在材哥这蹭吃、冬姐那蹭住。”

        那是颗灾星,李红雯不想沾染黎冬,点了下头算作打招呼,转头便道:“现在我有事,等下我让栋材来接你吃饭。”

        “哎。”

        “栋材,跟我回趟办公室。”

        “哦”,烫手山芋有人接喽,高兴的贾栋材冲不远处的冯大龙招招手,两人拎着四盆换上了紫砂盆的菊花,跟着这位美女主任出了花圃。

        没多久,两人重新回到繁忙的县政府办,李红雯先到人秘股敲了敲桌子,安排正埋头校稿的时满平道:“小时,中午安排个饭,三个人。”

        被打扰的时满平连忙抬头,却没象秦国富和刘明亮他们那样起身相迎,他当的是人秘股股长,论实权不下办公室里的副科级干部。若李红雯不是分管人秘股的常务副主任,安排他去张罗午饭还得主要领导点头才行。

        “好的”。

        “高大人呢?”

        熟不拘礼的时满平冲领导笑了笑,回答道:“在办公室看急件,刚送进去的。”

        “嗯”,习惯了的李红雯嗯了一声,领着贾栋材去了隔壁的主任办敲门而入。

        “高大人,有时间不?”

        正批文件的精瘦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冲办公室前的椅子驽了驽嘴,又低头在一个红色文件夹里写写画画。等李红雯给恭敬地站在那的贾栋材沏完了茶,才仿佛想起有客人般,连忙站起来与贾栋材握手,热情地笑道:“小贾所长是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这就是这样的,忙起来就焦头烂额喽。”

        呵呵,钱县长都没这么大的架子咧,但贾栋材连忙双手与人家握手,恭维道:“领导客气了,您这位处中枢,牵一发而动全身,忙是正常的,不忙才反常。”

        “不愧是大学生,出口成章。红雯,把这个马上给小张,赶紧送到老板那去。”

        “好的”。

        答应了一声,李红雯连忙接过急件夹,急步出了主任办。高主任递了支‘大中华’给贾栋材,打量道:“人才啊,去年分配的时候,为了抢你这香饽饽,县委办老余、我、还有人事局老杨差点吵起来。最后还是黄大仙鬼,抢先找钱老板批了个条子,生生把你抢到园林所。”

        这种话换在两个月前,脑壳没开窍的贾栋材肯定受宠若惊,如今只会信一半,另一半成了暗暗提防。原因无它,黄大仙尚且那么精明,他的老领导又岂是易与之辈?

        贾栋材连忙掏出塑料打火机,探过身体去帮领导点火,恭谨道:“呵呵,领导们错爱了,栋材惭愧。”

        “过谦了,新明有本事,但专业上一窍不通,如果没有小贾所长的大才,政府和人大院子能如此繁花似锦?”

        “都是各位领导有方,栋材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领导,我来时,黄局再三交待,一切听您的指示。”

        虽说这忠心表得还有些蹩脚,但贾栋材的落落大方,不禁让高主任高看这小子一眼。气度这东西,看得见摸不着,却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综合素质。这小子是个人才咧,难怪能逼得黄大仙帮他弄车子、搞房子,不惜血本笼络。

        两人抽着烟的工夫,等去送急件的李红雯回来了,还特意将办公室门关上。见她回来了,公务繁忙的高主任也不绕圈子,开门见山道:“贾所长,我听新明说你是花卉苗木方面的行家,我有些问题想问问你。”

        现在的贾栋材很庆幸实习时没调皮捣蛋,老老实实地跟着师兄们屁股后头干活,否则哪会对苗圃里的事了解这么多?

        “不敢不敢,栋材一定知无不言。”

        “先说你们苗圃吧,怎么会比林业局的利润还高出一倍多?”

        高主任的问题是意料之中的,贾栋材连忙详细解释,林业局苗圃的利润率不高,主要问题不在技术,而在‘跑冒滴漏’,这也是所有国营企业的通病,概莫能外。只不过,高主任听得很仔细,还不时在笔记本上记录,这让贾栋材大为钦佩。

        读书的时候,贾栋材和同学们鄙薄过官员们人手一个笔记本,说那只不过是做给领导看的。等他进入社会后,才知道笔记本不离手不单是给领导看,更重要的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栋材,照你这么说,育苗的净利可以达到40%以上?”

        称呼的改变,让贾栋材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领导,那只是理想状态,小苗圃很能达到。”

        “为什么?”

        “人工的统筹安排与生产资料的优化利用。”

        高主任恍然大悟,拍着脑门道:“对,对,规模效应,规模越大,生产成本也就越低。”

        成熟但社会经验不足的贾栋材连声称是,社会经验丰富的李红雯却是若有所思。他们的小苗圃尚且能达到40%以上的利润率,规模大几倍的林业局苗圃呢?

        “嗯,这事告一段落,我们来谈谈花卉的事。元旦节时,县里可能有重要活动,需要5000盆花,你们园林所有把握提供吗?如果没把握,能不能从省城采购到?”

        肉包子终于掉下来了,贾栋材不禁大喜过望,连忙道:“领导,只要我们有温室,5000盆花绝对没有问题。当然,如果我们没能及时提供,也可以向省城的苗圃预订,保证不会影响县里的需要。”

        “嗯,详细说说,先说省城方面的情况。我们也了解了一些情况,但毕竟不是专业人士,没你懂行。”

        “好的”,贾栋材先介绍省城几个大苗圃的情况,然后详细说花卉方面的情况。

        “这种提前预订的花卉,价格大概在六块钱/盆左右,包上运费也就合七块多不到八块吧。当然,花盆要另外算钱,而且他们不回收。”

        只要买得到就没问题,但高主任很好奇花盆的问题,在他印象中买花不是会送花盆吗?

        “领导,那是私人买卖。这么大的量,只能到国营苗圃里去买,他们办事机械得很,一盆花就是一个花盆,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解释完,见高主任好像还是疑惑不解,贾栋材只好小声道:“一个塑料花盆进价8毛5,卖出去就是2块5。嘿嘿,苗圃里的头头们都会开个小店,专门卖花盆之类的东西。”

        理解,理解,这么算下来,五千盆花就要五万多。高主任从半新大班桌的横档上找出份报告,扫了两眼后不解道:“你们打报告上来,自己生产一盆花也要8块钱,这是怎么回事?”

        2块钱成本叫价8块,黄大仙是真黑!

        “领导,省城的花圃有现成的温室,我们只有两个小温室。如果要提供这么多花卉,就得扩建出四五个大温室出来,摊到成本里就高了。”

        有道理,但高主任在钱的事上信不过七窍玲珑心的黄大仙,追问道:“换句话说,建好温室后,成本就直线下降?”

        这事可不能由着黄大仙乱宰人,老子还得指望领导们给个前程呢。反正黄大仙已经说了按领导指示办,老子也不算是自作主张,贾栋材佯装默算一番,比划道:“对,一盆花所有的成本、损耗加在一起,也就4块5左右吧。还有个好处就是我们摆放在中间的花不用上盆,可以直接使用营养钵,这方面又可以省一笔开支,那些花盆也能循环利用。

        这么算起来,如果我们自己有现成的温室,5000盆花最多2万3就可以拿下。”

        售价多少,高主任也派人打电话到省城问过,普遍报价都在8块左右,大批量订购肯定能降一点,但他估计6块/盆也就到了头,不太可能再降。倒是这小子主动说出花卉的成本是4块5,还爆出花盆的行业内幕,让他觉得这小子很坦诚。难怪李红雯在电话里汇报,说这小子跟黄大仙有些不和,搞不好就是一个实诚、一个太奸滑。

        “嗯,就这样吧。红雯,你陪栋材吃个饭。”

        见领导还有事要忙,贾栋材连忙起身,陪坐的李红雯连忙提醒道:“领导,还有什么指示?”

        高主任在报告上涂改了几笔,吩咐道:“你看着办就是。”

        “好的。”

        站起来了的李红雯视线好,一眼便看到报告上的20万先被改成了2万,现在又变成了10万,不禁暗恼。果然没猜错,黄大仙跟高彬早有默契,20%的管理费会用增加财政拨款的方式支付,自己这副主任和栋材这副所长,不过是两人的牵线木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