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上门提亲,名分问题(求收藏求追读)

第六十九章 上门提亲,名分问题(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回府后,当即就跟王熙凤说了去秦家提亲这件事。

        这些日子,苏然一直往外头跑,一去就是大半天,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有问题。

        王熙凤自然也不傻,稍稍一打听,就知道了是跟秦家的姑娘有关。

        因此,对于这一天的到来,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不过当着苏然的面,她却没有表现出太过淡然,而是摆出了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其目的,自然是要让苏然时刻将她放在第一位,多疼她一些,多宠她几分。

        对此,苏然只能是满口答应,毕竟,在他看来,后院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起火,男人只有后方稳固,才能放手在外面拼搏。

        王熙凤见目的达到了,也就收起了自己的那一套,抓紧安排人去准备下聘的东西了。

        关于这聘礼,其实王熙凤她自己也不懂需要准备些什么。

        好在府上有几个年纪大一些的管事,他们对这种事情还有些见识。

        一番忙忙碌碌下来,半天的时间也就刚刚好将东西给备齐了。

        主要是,苏然给他们的要求很人性化,只要看了东西好,只管付银子就行。

        东西准备好了,现在还有个问题。

        照理说,无论是谁提亲是得找个媒人的。

        但是,苏然跟秦可卿之间属于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私下里就定下了终身。

        所以说,这个媒人其实也就是个托儿。

        不过,话虽这么说,秦业毕竟也是朝廷命官,肯定要面子,因此这个媒人还得有。

        苏然思来想去,觉得顺天府尹赵文渊比较合适。

        虽说赵文渊岁数跟秦业相比小了些,但好歹也是朝廷正三品的官员,由他来做这个媒人也不算矮了秦业的身份。

        决定了媒人的人选,苏然便又备了点儿东西亲自跑了一趟顺天府。

        赵文渊本就跟苏然相熟,再加上是这种喜事,所以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

        翌日,苏然一下早朝,便和赵文渊一起,带着备好的礼物来到了秦家,抬礼物的人,足足有二十几个。

        秦业虽说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苏然一下子把场面搞得这么大,还是让他感到有些被动。

        不过,人都已经来了,加之还有顺天府尹赵文渊在,秦业也只好把人请进去。

        不得不说,赵文渊这个便宜媒人还是很称职的,一上来就煞有介事的做了一番开场白,随后立马长话短说,郑重其事的说明了来意。

        然而,秦业听完赵文渊的话后,却并没有立马表态,而是只顾着招呼二人喝茶。

        苏然一看这架势,心里顿感有些不妙。

        赵文渊久在官场混迹,自然也从秦业的表情里看出了些端倪。

        下一刻,他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秦业笑了笑道:“秦大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就行,我虽然官阶没苏老弟高,但毕竟年纪比他虚长了几岁,既然答应保这个媒,那么断不能半途而废,秦大人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相信苏老弟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说到这里,秦业朝苏然使了个眼色。

        苏然见状,立马表态道:“秦大人,只要能让我娶到可卿,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秦业见苏然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也不再像刚才那般欲言又止了,当即就打开了话匣子。

        “说实话,自打小女上次身体有恙,如果不是你悉心照顾,跑前跑后,肯定不会好这么快。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这些日子我也都看在眼里,可卿喜欢你,这一点我这个做父亲的也看得出来,不过,我毕竟是为人父的,这心里始终还有那么一点小九九,别的我都不担心,我就担心小女如果嫁给你,在苏家做姨娘,会被人欺负。”

        苏然听到这里,总算知道了秦业的心结。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苏然也曾经想到过。

        在这个世界,确实对嫡庶看得挺重的。

        如果你是家族的嫡子,那么,就可以获得家族最丰厚的资源供给。

        而你一旦是偏房姨娘所生,那么你永远只能做嫡子的陪衬,他不要的东西才可能是你的。

        作为女人,其情况也基本上是一样的。

        就拿荣国府来说,王夫人是贾政的正妻,不仅她自己在贾家身份尊贵,其子贾宝玉也整日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而贾政的妾室赵姨娘,在荣国府的地位,甚至还不如有些大丫鬟。

        她的儿子贾环,也同样在贾家没什么地位,一个小丫鬟都敢随意取笑他。

        而决定这些的,主要是女方的出身背景。

        自小生于官宦富贾之家的,大多可以嫁为正妻。

        而那些家境贫寒,没有背景的女子,如果想高攀,即便姿色不俗,也基本上只能做姨娘。

        苏然本就对这种做法很看不惯,此时秦业提出来,他也就顺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只见他看了看目光中带着问询之意的秦业,缓缓开口道:“秦大人有这样的顾虑,我很能够理解,不过,我苏然自问不是个迂腐的人,所以,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想说出来让大人为我把把关。”

        秦业一听这话,朝苏然点了点头:“你说吧,可卿性子柔弱,只要能别让她受欺负就行。”

        苏然见状,当即就将自己的初步想法说了出来。

        在苏家,无论谁进门,都不会是姨娘,也不是什么妾室,都是夫人,这与其出身背景没有任何关联。

        夫人之间地位不分高低,只按年龄排序,岁数大的是大太太,其余的以此类推。

        不管是谁生了孩子,都是嫡子,男女都一样,每个人的每月零花钱都一样多。

        换句话说,那就是夫人子嗣之间人人平等,无贵贱之分。

        听到如此新奇而前卫的想法,秦业惊得好久都没有说出话来。

        而身为媒人的赵文渊,也被苏然的这番想法震惊到了。

        但不管怎样,秦业最终接受了这样的一个方案,因为在这样的方案里面,女儿可卿至少获得了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至此,苏然总算是征得了秦业的首肯。

        紧接着,双方又商议了一些细节,决定另择吉日完婚。

        秦可卿作为当事人,虽然没有出面,但她却一直在屏风后面偷听。

        当她听到苏然的那番新奇言论,心里不由得暗暗一喜。

        原本她已经做好了当个姨娘的打算,如今可以做堂堂正正的太太,自然心里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