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冒死弹劾,贾珍获释(求收藏求追读)

第六十四章 冒死弹劾,贾珍获释(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带着夫人王熙凤离开了贾家,贾家人一直送到了门口。

        然而他却不知道,就在他刚刚离开贾家的那一刻,身处皇宫之中的庆雍帝就已经知道了。

        南书房内,庆雍帝的手里正拿着一份奏折。

        批阅别的折子,他基本上都是一遍看完,然后就在折子上写上朱批。

        但是,这份奏折庆雍帝接连看了好几遍,却一直没有下笔。

        内务府总管李全忠垂着眼皮伺候在身边,他知道有些事自己该问,但有些事自己却万万不能插嘴。

        庆雍帝将奏折拿起来又放下了好几次,最终将这份折子重重的拍在了龙案之上。

        “岂有此理,区区一个七品知县,居然敢弹劾朝廷重臣!吏部为什么没有把关?这折子是怎么递上来的?”

        李全忠原本已经看出来龙颜有些不悦,但是他并没有多言。

        不过,庆雍帝已经拍桌子了,他就不好再装没看见了。

        “陛下息怒,龙体要紧,龙体要紧呐,这是出了多大的事呀?可千万别伤了龙体呀!”

        庆雍帝闻言,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折子,“啪”的一下扔给了李全忠,正好被对方给接在了手里。

        “你看看,一个七品知县居然敢弹劾当朝左相,这像话吗?”

        李全忠粗略看了一下折子,见上面居然是嘉定县令张嘉淦弹劾当朝左相冯秉元的,而且,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所列的罪状居然足足有二十余条。

        尽管这种弹劾方法有点自不量力,甚至是不要命,如果硬要评价的话,只能是勇气可嘉。

        不过,李全忠却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不能做任何的表态,一切还得看圣意。

        如果想拿这件事大做文章,那么也够冯秉元喝一壶的。

        可如果眼前这位权当没这回事,直接把折子压着,那么,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虽然眼前这位对左相冯秉元有些不满,可是对方毕竟树大根深,想要动也没那么容易。

        念及此处,李全忠恭恭敬敬的将折子放回龙案之上。

        “陛下犯不着为了这点儿小事大动肝火,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位嘉定县令虽说行事鲁莽了些,但也算得上是一位死谏之臣,冯相那边的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庆雍帝听罢李全忠的这番两边不得罪的话,原本暴怒的情绪才稍稍缓解了些。

        沉默了片刻,他看着李全忠道:“你去传朕的旨意,着刑部火速派人将嘉定县令张嘉淦押入刑部大牢,其罪容后再议。”

        李全忠见是这么个处理意见,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

        明面上,这是将张嘉淦给打入刑部大牢,但其实又何尝不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试想弹劾这件事如果传到冯秉元的耳朵里,那张嘉淦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李全忠朝庆雍帝行了一礼:“奴才这就下去传旨。”

        “去吧去吧,你亲自去刑部走一趟,这件事不要假借他人之口。”庆雍帝又叮嘱李全忠道。

        “奴才明白,奴才告退。”

        话音落下,李全忠就要向南书房外走去。

        然而,他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人正在那里走来走去。

        李全忠走近了一看,发现居然是一个生面孔。

        那人见了李全忠,也不多言,而是从腰间掏出了一块令牌:“李总管吧,我有要事禀报皇上,还望帮忙通禀一声。”

        李全忠接过令牌一看,发现居然是大内一等侍卫的腰牌。

        看到这个腰牌,李全忠不由得多看了眼前这个人两眼。

        然而,任凭他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不过,这腰牌可是如假包换的一等侍卫腰牌,绝对没错。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了,这个人应该是皇上亲自掌握的人。

        一等侍卫,那可是正三品的武官,能走到这一步的都不是一般人物。

        这样的人物这个时候过来求见皇上,估计事情不会太小。

        念及此处,李全忠对那人道:“你且在外面稍歇一下,我这就为你通禀去。”

        “那就有劳李总管了。”那人朝李全忠抱了抱拳。

        李全忠去而复返,让庆雍帝感到有些诧异。

        不过,当他看到递过来腰牌时,心中立马了然。

        下一刻,他对李全忠道:“让他进来吧,你去忙你的。”

        “嗻。”

        李全忠退了下去,而那拿着一等侍卫腰牌的人则获准进入了南书房。

        庆雍帝目光闪动的看了看来人,沉声问道:“这个时候来见朕,是贾家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回陛下的话,兵部侍郎苏然刚刚带着夫人一起去了贾家,见了贾赦,贾政两兄弟,还收了贾家老太君太的一柄玉如意,现在已经离开了荣宁街。”

        “噢?”庆雍帝一听这话,眉头不由得轻轻皱了皱,“就这些吗?”

        “还有,贾家老太太刚刚传下话来,让准备十五万两银子通过内务府递上来,贾家上下所有人的开支从今往后都一律减半。”

        庆雍帝听罢这番话,原本皱着的眉头这才舒展了开来。

        沉默了片刻,他缓缓开口道:“看来这小子是摸清了这里面的关门过节了,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到这样,确实是不易了,不愧是朕看重的人。”

        “陛下圣明。”那一等侍卫闻言,立马顺势拍了个马屁。

        “好了,朕知道了,你回去继续打探情况吧,有重要情况及时报我就行。”说完这些,庆雍帝将腰牌又递还给了他。

        “嗻!”

        那人退了下去,南书房内又只剩下了庆雍帝一个人。

        他将张嘉淦的那道弹劾冯秉元的折子又看了一遍,无奈的叹了口气。

        ……

        第二天刚刚下了早朝,苏然就得知了消息,宁国府的贾珍被无罪释放了。

        看到这个结果,他知道这事算是暂时了结了。

        而贾家付出的代价,就是每年要付十五万两银子用来保平安。

        这件事能有这样的结局,算是皆大欢喜了,要不然,上面那位万一心一狠,直接把贾珍给砍了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