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顺藤摸瓜,背景惊人(求收藏求追读)

第六十章 顺藤摸瓜,背景惊人(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的这一举动,瞬间让红霜的脸上露出了难为之色。

        “公子,我……我怕是不能走,我要是走了,那威乡侯肯定饶不了我。”

        苏然闻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我管他什么威乡侯,只要他敢在我面前出现,见一次我打他一次!他要是敢动你,我宰了他!”

        话音落下,苏然不由分说,直接拉着红霜的手就向外走去。

        红霜虽然有些顾虑,但毕竟拗不过苏然,只好一步一回头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然而,就在苏然带着红霜走到二楼的楼梯口的时候,却被两个汉子拦住了去路。

        其中一人生得膀大腰圆,赤面虬髯,而另一个却生得精瘦精瘦的。

        按照贾珍所说,那个混名叫六子的生得也不算太壮实,应该就跟这精瘦的汉子差不多。

        眼看二人拦住了去路,苏然冷声开口道:“刚刚那个狗屁威乡侯是什么情况,你们莫不是没看见?如果也想像他那样缺胳膊断腿儿,我不介意再活动活动筋骨。”

        那赤面虬髯的汉子闻言,先是一愣,但紧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兄弟,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的好,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怡香楼,可不是一般的角色能撒野的地儿。就是刚刚那个什么威乡侯,我们也只是给他老子点儿面子而已,要不然,哪还轮的上你动手?”

        苏然一听这话,不禁来了兴致:“大话谁都会说,你说是看了威乡侯他老子的面子,那你倒是说说,他老子是谁?”

        “他老子是谁你都不知道,你也敢跟他逞强?我看你是个愣头青吧?他爹可是西宁郡王,位列四王八公。”虬髯汉子见苏然什么也不知道,立马出言解释道。

        苏然听到这里,心里瞬间掀起了滔天波浪。

        自己误打误撞,居然无意间得罪了一个王爷,这可有些棘手。

        不过,来怡香楼的目的还没达到,得先把六子背后的人挖出来才行,别的只能从长计议。

        这么想着,苏然看着那虬髯汉子道:“你这么说,那就更是说大话了,既然对方是西宁郡王之子,恐怕踏平你这怡香楼没什么问题吧?要不然,为什么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砸了场子?难不成你这怡香楼的背景还能硬得过西宁郡王?”

        “哼,西宁郡王是王爷不错,但他手里的兵权却不如咱们爷,京畿重地的安全防卫,皇宫九门,都是咱们爷说了算,你说是不是王爷也得给咱们爷几分面子?”这一回,说话的却不是那虬髯汉了,而是换成了那精瘦汉子。

        苏然听罢这番话,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

        想不到这么一个勾栏瓦肆之地,背后居然站着京营节度使这样的人物。

        而王公贵族,居然也是这里的常客。

        这个新任的京营节度使,接替的就是自己的老上级,王子腾。

        关于这个人,苏然曾经关注过,好像叫韩子敬,毕竟,这个位子放眼整个大庆朝,那也是数得上的存在。

        不过,能够接替王子腾的,照理说他应该跟庆康帝不是一派的。

        要不然,庆雍帝也不会轻易用他。

        庆雍帝肯定心里很清楚,这个位子如果不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么自己的皇位就会受到极大的威胁。

        这一刻,苏然忽的感觉这件事的水太他么的深了。

        一边是西宁郡王,一边是京营节度使,谁都不太能得罪。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京营节度使这边自己只是过来查了一下情况,并没有真正开罪到对方。

        但这里面也有个问题,那就是这个韩子敬为什么要动贾家的人?

        难道……这是庆雍帝的意思?

        想到这一层,苏然蓦的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如果不是庆雍帝的意思,那对手的这手段也实在太高明了。

        明明知道自己是庆雍帝身边的人,却要用庆雍帝这一脉上的势力来给自己使绊子。

        这样一来,事情如果处理不好,自己跟庆雍帝之间必然会产生嫌隙。

        当然,也不排除是庆雍帝想通过这件事来试探自己的底细,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京城没有什么背景,跟四大家族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太大的瓜葛?

        想明白了这一点,苏然知道,在这种情形下,只能先避开韩子敬的锋芒。

        要不然,万一有人趁机进谗,自己很可能会失去最大的倚仗。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直接跟西宁郡王之子硬刚到底就行了。

        如果对方服软,那也就罢了。

        如果不服软,那么,最后不仅得罪了自己,还得罪了京营节度使韩子敬,以及大庆朝的皇帝。

        念及此处,苏然看着面前的二人道:“我来怡香楼,本来也是来找乐子的,不过,有些人却不守规矩,不讲道理,所以,我只能如此。另外,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红霜姑娘我必须带走,赎金你们怡香楼尽管开口,我照付就是。”

        听罢苏然的话,那赤面虬髯的汉子眉头皱了皱,并没有再说什么。

        而那精瘦汉子,却说出了又一个不能带走红霜的理由。

        “照理说,为姑娘赎身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红霜姑娘是我们怡香楼的招牌,说她是怡香楼的摇钱树也不为过,多少王公权贵都是奔着她的名头来的,你想为她赎身,那么,应该知道这价儿肯定是笔不小的数目,还有,你把人带走了我们上哪儿找你去?怎么也得给我们留个名,给个住处吧!”

        苏然一听这话,轻轻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是该给个地儿,那你就记好了,隆经街,苏府,如果你还要问我名字的话,那就是苏然。”

        精瘦汉子听罢,眼睛里瞬间有一丝异色闪过,但却被他很好的隐藏了下去。

        下一刻,他看着苏然道:“既然你有这个诚意,咱们天香楼也不是不讲理的地方,人你可以带走,但明天这个时辰之前要派人送五万两银子过来。”

        苏然一听这话,心里也开始盘算了起来。

        说实话,想要赎怡香楼的头牌,对方只开价五万两银子确实不算多。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自己话已经说了,断然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更何况,这个红霜确实是个了不得的尤物,收了自己也不吃亏。

        念及此处,苏然笑了笑道:“既然这样,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这个时候之前,五万两银子会送到怡香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