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西行之前,何媚儿的主动(求收藏求追读)

第四十一章 西行之前,何媚儿的主动(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回到府里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

        不过,他还没进府,就看到一个人远远的站在门口张望。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从江南带回来的何媚儿。

        见到苏然,何媚儿立马迎了上来,手上拿着一件锦袍。

        “这么晚出去,怎么衣服穿那么单薄。”

        苏然闻言,从她手里接过了锦袍,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道:“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何媚儿一听这话,立刻就低下了头:“太太估计是太乏了,一直没起来,所以我就……我就……”

        苏然见状,将锦袍往何媚儿身上一罩,随即就抓住了她的手:“走,跟我回去,夜里风大,你身上穿的也不多呀,我倒没事,小心你先着了凉。”

        何媚儿被苏然如此亲昵的动作搞得有些不好意思,当即就感到脸上有些发烫,如果不是晚上的话,估计她照照镜子就能看到自己脸红到耳根子的模样了。

        待回到后院,苏然却有些犯了愁。

        这个时候王熙凤肯定睡着了,自己这么进去的话,肯定会把她给吵醒了。

        不过,自己跟何媚儿似乎还没到那一步。

        这一刻,他真的有些犯难了。

        就在苏然犹豫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身边的何媚儿忽然开口了,声音虽然很低,但却一字不落的落入了苏然的耳朵里。

        “要不……老爷先去我屋里坐会儿?”

        苏然一听这话,先是一愣,随即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这个时候去她屋里坐会儿,要是不擦枪走火,打死自己都不相信。

        难道……今夜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莫非去赴任西南招讨使之前,真要先将何媚儿吃了?

        事情来的有点太突然了些,这让苏然感到有点意外。

        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何媚儿已经发出了邀请,就这么拒绝也不太好。

        这样想着,苏然笑了笑:“也好,我正好暂时也睡不着。”

        话音落下,二人就心照不宣的向何媚儿的房间走去。

        跟外面相比,屋里明显暖和了不少。

        苏然一进屋,就感觉到一阵暖意瞬间将自己浑身上下包围了。

        然而,他还没反应过来,何媚儿火热的娇躯已经贴了上来。

        刹那间,苏然感觉一股热血直奔脑门子而来,浑身上下的血液瞬间开始沸腾。

        他刚要说话,但却被何媚儿用手捂住了嘴巴。

        “爷,你什么也不用说,一切交给我。”

        苏然:“……”

        摇曳的烛光中,何媚儿明亮而美丽的眼睛里尽是妩媚之意。

        原本披在她身上的锦袍悄然滑落,苏然被湿润的火热完全包围。

        这一刻,他闭上了眼睛,放空了所有的思绪。

        不再去想西南平叛之事,不再去想任何东西。

        这一刻,苏然总算体会到了江南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这几句诗的真正含义。

        何媚儿的名字里带着一个“媚”字,这跟她这个人实在太像了。

        这一夜,苏然就睡在了何媚儿的房间里,并没有回去。

        当日上三竿,他才从温柔乡里爬了起来。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真的是天赋过人,比如眼前这个脸色潮红,正在睡梦中轻轻呓语的女人。

        ……

        这一天上午,苏然又去了新兵校场一趟。

        其目的,主要是去看看暗影卫的训练情况。

        自己要远赴西南平叛,所以要指派两个人负责督促日常的训练事宜。

        战场上杀敌跟做情报工作,有相通的地方,比如说在必要的时候得杀人。

        不过,不同的地方却更多。

        情报工作讲究的是胆大心细,行动果决,而且有时候为了完成任务,常常需要忍受别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

        因此,这对于一个人的意志品质的要求,比在战场上杀敌更加严苛。

        通过两个时辰的观察,苏然也基本上将这些家伙分出了三六九等。

        其中,最顶尖的三个人分别是晁横,莫里,以及卢百川。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选后,苏然立马将所有人召集到了一起,将一百一十七人分为了甲、乙、丙三组,每组三十九人,同时宣布让晁横三人分别担任各组的组长。

        当然,也将自己要远赴西南平叛的事情告知了众人。

        兄弟们听说了这件事后,纷纷表示要跟着一起上战场杀敌,但却被苏然给拒绝了。

        相对于平定西南叛乱,尽快让他们形成战斗力更加紧迫。

        毕竟,江南甄家及其背后势力的动作越来大,让人心中不安。

        除此之外,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府上的防卫也很重要。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虑,他们留着京城都更为稳妥。

        这边安排妥当了之后,苏然又回了一趟府里。

        按照庆雍帝的旨意,需要尽快赶往西南前线。

        而在这之前,得跟王熙凤再交待一番。

        回到府里的时候,自己的这位夫人已经起来了。

        不过,房间里却并不只有她一个人,平儿也在里面。

        苏然刚刚进门,王熙凤就迎了上来:“老爷,你回来了?”

        “嗯。”苏然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投向了她身后的平儿。

        此刻的平儿,眼神有些躲闪,很显然,刚刚主仆二人应该在谈着什么。

        而她们谈论的内容,很显然不想让自己知道。

        苏然见状,目光熠熠的盯着平儿:“平儿,我看你好像有点怕我”

        “没,没有。”平儿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真的吗?”苏然故意加重了语气继续追问。

        “我……我先出去了。”一边说着,平儿红着脸离开了房间,很显然,她已经受不了苏然身上散发出来的让人窒息的压抑气息了。

        苏然见状,也不阻拦,只是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王熙凤一看这情况,立马上来挽住苏然的胳膊道:“平儿她从小就跟我一起长大,没怎么离开过王家,所以,面皮难免薄了些,你别跟她计较。”

        苏然闻言,笑了笑道:“我能跟她计较什么?我只是感到有点儿好奇,每次她见到我都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难不成我还会吃了她不成?”

        “怎么会呢?”王熙凤将苏然拉到一旁坐了下来,“我估摸着是老爷你久在军中历练,身上的男子汉气息浓了些,她一个小丫头根本受不住罢了。”

        苏然听完王熙凤的解释,轻轻点了点头:“或许吧,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昨晚皇上连夜将我召进宫了,你在休息我就没打扰你,平儿应该跟你说了吧?”

        “平儿跟我说了。”王熙凤眸光闪动的看着苏然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苏然点了点头:“不错,西南平叛的主帅,陕西总兵高荥远中了叛军的埋伏,身受重伤,皇上召我入宫封我为西南招讨使,即日去西南前线接替高荥远。”

        王熙凤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你这才回来又要走了吗?我这还……”

        苏然见状,摸了摸她的脸蛋道:“我准备明天一早出发,我去西南之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事让人直接去新兵校场找晁横,莫里,以及卢百川这三个人。另外,昨晚我收了媚儿,她的一应待遇你张罗一下,如果当初宫里派来的人用不惯的话,可以到外面再买些丫鬟进府。”

        王熙凤听罢,轻轻叹了口气,眼眸之中神情复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