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怒杀人牙子,暴揍贾雨村(求收藏求追读)

第二十九章 怒杀人牙子,暴揍贾雨村(求收藏求追读)

        贾雨村见苏然出言辱骂自己,身为上位者的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立马又显露了出来。

        “你个刁民,竟敢辱骂本官,来呀,给我先将这个刁民打上二十大板,然后再收监。”

        下面的衙役见知府大人动了真怒,立马就要上来按住苏然。

        不过,让这些衙役没想到的是,他们还没碰到对方,苏然已经将原本跪在地上的刀疤脸像拎小鸡仔一样给拎着脖子提了起来。

        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刀疤脸的脖子居然直接被拧断了。

        贾雨村见到这残忍的一幕,瞬间吓得亡魂皆冒,嘴唇发抖。

        “你……你……你竟然敢当着本府的面公然行凶!你……你给我住手。”

        苏然见状,冷冷一笑,又将两个刚想开溜的人牙子跟班给拎了回来,随后如法炮制掐断了脖子。

        那一刻,现场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懵逼了。

        这种玩法完全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嘛,就连原本准备行刑的衙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个个都吓得后退了数步。

        在他们的眼里,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一个悍匪,一个变态的杀人魔王。

        而贾雨村的师爷,也早就吓得躲到了书案后面。

        贾雨村强作镇定的咬着牙,勉强不让牙齿颤抖。

        “你……你最好住手,要……要不然本府将严惩不贷!”

        苏然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个狗官,碰上了害人的人牙子你却不敢吱声,偏偏要让好人跟这些败类一起收押,那样好让你有时间去讨好你的主子,对吗?在你这样的狗官面前,跟你讲律法公道,讲人心向背又有什么用,倒不如让我做个恶人,来还这金陵地界一个朗朗乾坤!”

        “爷,你做的对!”香菱脆生生的说道,发亮的眼睛里满是感激钦佩之情。

        而原本跟在苏然身后来到府衙,一直在外面围观的老百姓,也被苏然的敢作敢当给震撼到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所有人都开始一遍遍的高呼着“惩凶除恶无罪”这几个字。

        不过,他们都低估了贾雨村的食古不化,冷漠自私。

        他害怕苏然,但是他更害怕金陵甄家。

        因此,当苏然准备拉着香菱离开的时候,他又命令堂上的衙役想将二人留下。

        衙役们吃的就是官饭,所以不管心里愿不愿意也只能壮着胆子照办。

        面对这种局面,苏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其不争的蔑视和无语。

        下一刻,他将一名衙役手里的水火棍抽了过来,扭头向贾雨村走去。

        “狗官,你给我听好了。”

        “这水火棍代表着大庆朝的公堂正义,我今天不用手打你,就用着水火棍,替我大庆朝的百姓打一打你这攀权附凤的败类!”

        “别打我,别打我!”贾雨村一看这架势,哪里还有半分身为知府的风度,直接双腿一软,当着百十来号老百姓的面就要向后堂爬去。

        不过,苏然一向是言出必行,一口吐沫一个钉子。

        因此,贾雨村还没爬到后堂,就被他给拎了回来。

        当着百姓的面,苏然直接“啪啪”赏了贾雨村二十大板,直打得他从龇哇乱叫,血肉模糊。

        当最后一棍打完,这位金陵知府已经晕死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苏然拉着香菱离开了金陵府,再也没有任何人敢阻拦。

        当他和香菱走远,依旧听到身后百姓的掌声和叫好声。

        那一刻,苏然觉得胸中憋了好久的一股怒火总算得到了释放。

        其实,按照他的想法,是想将贾雨村这个狗官也一起送下地狱的。

        不过,后面一想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自己钦差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暴露,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然,这么做也是想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看看这个贾雨村能不能从中悟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洗心革面,从此做一个好官。

        或许这样的想法有些太过天真,但苏然宁愿相信这个世界最终还是正义的力量占据上风。

        经过这么一闹,苏然也不想再回客栈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怕再被打扰,进而影响三天后的计划。

        因此,出了金陵府,他便带着香菱去了何媚儿的住处。

        既然演戏,那就得演得逼真。

        答应了帮何媚儿做事,那留在她府上也没什么不妥。

        不过,何媚儿并不知道苏然会去而复返,因此,当她看到苏然的时候,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惊讶。

        苏然也没有隐瞒她什么,而是一五一十的将刚刚暴揍贾雨村,怒杀人牙子的事如实相告了。

        当何媚儿听完这些,一双美目忍不住多看了苏然身后的香菱两眼。

        女人一向都是自来熟,因此,没过一会儿,何媚儿和香菱已经姐妹相称了。

        对此,苏然倒没什么可说的,毕竟,自己身边的人关系处得好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处。

        ……

        再说那贾雨村被揍了之后,衙役们将他抬到了后堂。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嘶~”

        趴在床上的贾雨村,此刻感到一阵阵锥心的疼痛从屁股上传来,豆大的汗珠如雨般滚落。

        安静无比的房间内,摇曳的烛火在书案上晃来晃去。

        贾雨村回首自己从一个十年寒窗的贫穷书生,走到如今金陵知府的位子,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自己也想做个两袖清风的好官,即便偶尔贪墨点儿银子,那也只是聊以慰藉自己多年寒窗的穷困潦倒,但那些银子绝对都是来自下属的孝敬,跟案子都没什么关系。

        换句话说,就是自己穷怕了,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靠亲友接济度日的生活实在太难熬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自己还能坚持住底线,最起码不会颠倒黑白,昧着良心去判案。

        不过,后来被罢官的事彻底让自己走向了攀附权贵,凡事先求明哲保身的深渊。

        贾雨村想到这些,顿时泪流满面。

        那个年轻人说得没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亦能覆舟,自己如果一条道走到黑,一旦所攀附的势力盛极而衰,最终还是会栽。

        “狗官,骂得好啊!”

        可是,这又能怪谁?

        如果能选择,我也想做个清官,做个好官。

        但是他们会放过我吗?

        贾雨村有些迷茫了,他也不知道将来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