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暴揍之后,扭送金陵府(求收藏求追读)

第二十八章 暴揍之后,扭送金陵府(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见居然有人敢拦自己,“啪啪”就分别给了二人一个嘴巴子,直打得两人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随后,他却不再理会这些虾米,而是将已经被打趴在地上的那刀疤脸拎了起来。

        “爷,上次就是这个人牙子把我掳走的,求爷给奴婢做主。”香菱见苏然瞬间掌控了局面,立马声泪俱下的跪了下来。

        苏然见状,冲香菱点了点头,随即冷冷的看着刀疤脸道:“说吧,想要我怎么处置你?”

        “这位爷,小人是冤枉的,小人也是受人胁迫才干这种事的,这件事跟小人没有关系呀!”刀疤脸见苏然的战力如此可怕,立马开始推卸责任。

        苏然一听这话,又继续追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倒跟我说说,是何人指使你的?”

        刀疤脸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压低声音挤出了几个字:“是……是甄家的人指使的。”

        苏然听到“甄家”这两个字,内心的反感之意不由得又加深了几分。

        按照此刻的想法,其实苏然想直接把这几个人牙子给宰了。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他暂时并不想节外生枝。

        “既然这样,我也不难为你们。”念及此处,苏然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道,“走,跟我去金陵府走一趟,我倒要看看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公道?”

        一边说着,他拖着刀疤脸向客栈外走去。

        之前跟在刀疤脸身边的两个跟班一看这架势,本想开溜,但当他们看到苏然那欲要择人而噬的眼神时,只好乖乖的跟在了后面。

        香菱见状,心道这事怎么也得有个人证,也不用苏然发话,直接默默的跟了过去。

        除了香菱,原本在客栈里围观的百姓也有不少跟在了后面。

        金陵府距离客栈并没有多远,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府衙门外,苏然扔下刀疤脸,抄起鼓槌就开始击鼓鸣冤。

        不得不说,金陵府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没过多久便升堂了。

        苏然刚刚走进府衙,就发现这金陵知府有些面熟。

        稍加思索,他立马认出了堂上坐着审案的正是判葫芦案的贾雨村。

        也是这个人,前一晚拿了香菱父亲赠送的银子,第二天一大早却不辞而别进京赶考,连个简单的道别也没有。

        从那以后,香菱的父亲于元宵节时弄丢了年幼的女儿香菱,后面又赶上家里失火,最后带着剩下的家产投靠了岳父。

        但由于银钱被岳父所骗,守着几亩薄田又不堪劳作,最终跟随跛足道人出家了。

        当然,香菱父亲的遭遇跟贾雨村没太大关系。

        但对于贾雨村这个人,苏然却并没有什么好感。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贾雨村这个人为官之后既收受贿赂,攀附权贵,却又要装出一副文人的清高相。

        用通俗一点儿的话来说,就是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甚至最后,在贾家遭难的时候,他还踩了一脚。

        别人都可以踩贾家,但唯独他不能,因为要不是林如海和贾政,他贾雨村的仕途根本无从谈起。

        刚一来到大堂,苏然就将刀疤脸为首的三个人牙子踹倒在了堂前。

        “快将你们的罪行一一招来,只要有半句假话,我必不轻饶!”

        贾雨村见苏然有些越俎代庖,立马打着官腔道:“堂下击鼓鸣冤者何人?见了本府,为何不下跪?”

        苏然一听这话,顿时来了脾气:“你身为金陵知府,上来不先问案情,不审被告,却要来责问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而一旁跪着的刀疤脸见贾雨村上来就训斥苏然,立马心思活络了起来。

        下一刻,他朝贾雨村磕头如捣蒜道:“知府大人,求您为小人做主啊,小的在客栈吃饭,这家伙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给打了,还说小人是人牙子,小人天大的冤枉呐!”说到这里,刀疤脸泪如雨下,看似当真是受了天大的冤枉。

        而原本两个有些懵圈的两个跟班,见自己的头儿开始唱戏,他们也开始跪在地上喊冤,伴着敲起了边鼓。

        贾雨村一看这架势,又开始耍起了官威,只见他惊堂木一拍,对苏然厉声喝道。

        “是非曲直,本府自有公断,你且跪下,要不然我就先治你个藐视公堂之罪!”

        一旁的香菱见状,拉着苏然道:“爷,要不我替你跪吧!”说着就要朝贾雨村下跪。

        苏然见状,一把将她拽住,朝她摇了摇头。

        “你不用跪他,我敢断言,你即便今日将这堂上的石板跪穿,他这个知府也不会还你公道!”

        贾雨村一听苏然如此污蔑自己,不由得官威更盛。

        “来人呐,给我将他打跪,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是刁民,谁是无辜的。”

        话音未落,旁边的衙役就要上来,不过却被苏然给喝止住了。

        “慢着,听我把话说完。”

        “这些个人牙子身后站着金陵甄家,我不知道你贾知府能不能管得了,如果能给我一个公道,我跪你也无妨,如果不能,那么,你就不配我跪!”

        此言一出,贾雨村的脸色立马变了,一旁的师爷也开始朝他挤眉弄眼。

        苏然见状,冷哼一声,目光熠熠的瞪着贾雨村。

        贾雨村见状,捋了捋黑色的胡须,随后又拿起了惊堂木。

        不过,他刚准备拍下,一旁的师爷立马重重咳嗽了一声,随即来到了贾雨村的身边压低声音私语。

        “大人,我以为这个案子还是先把堂下之人都收押了,回头弄清楚了情况再做定夺,甄家咱们可得罪不起啊!”

        师爷的声音虽然很低,但苏然是什么人,因此,师爷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他的耳朵里。

        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依旧看着贾雨村。

        这一刻,贾雨村想起了之前师爷交给自己的官场护身符。

        在这金陵地界,贾王史薛这四大家族固然不能得罪,但最惹不起的还是甄家这个庞然大物。

        他手里的惊堂木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最终有些心虚的开口道:“这……这件案子的是非曲直尚不明朗,暂且将原被告收押,容明日再审。”

        此言一出,刀疤脸等几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看来这事有缓。

        而苏然听到这话,心中的怒意瞬间就爆发了。

        “好你个狗官,不想得罪甄家,所以就来个缓兵之计是吧?既然这样,今天我就替百姓主持一回公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