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奉旨赴江南,水好深(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九章 奉旨赴江南,水好深(求推荐求收藏)

        在大庆朝,所有的官员都知道,国库的钱粮,有一半来自江南一带。

        而想要在短时间内筹够大军所需的粮草用度,只有前往江南才有希望。

        因此,户部的官员第二天就出发了,一路向南而去。

        苏然虽然领了钦差的印信,但为了便于行事并没有带一兵一卒。

        也正因为如此,行事就变得灵活了许多。

        而王熙凤刚刚嫁给自己,新婚燕尔就要分开着实有些舍不得。

        于是,苏然只能以又一场旷日持久的颠鸾倒凤跟自己的夫人挥洒告别。

        临别时,王熙凤强撑着酥软的身子,夹着双腿忍痛为苏然整理行囊。

        “夫君,你一个人在外面我很不放心,要不让平儿跟你一起去吧,那样也有个人照应你。”说着这话,她将眸光投向了站在不远处的一个鹅蛋脸的绿衣丫鬟。

        苏然见状,连忙笑着拒绝道:“我一个大男人,哪里还要人照顾,还是让平儿伺候你吧,再说了,我这次出去是有公务的,带着一个姑娘在身边算怎么回事?”

        “可是……江南女子多情,万一你回头给我带个回来,那我岂不是没处说理去?”王熙凤撅着莹润性感的嘴巴道,“还是让平儿跟着吧,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把她收了也行。”

        此言一出,不远处站着的平儿立马脸色绯红的垂下了眸子,纤白的手指在小腹处纠缠,有些不知所措。

        苏然见王熙凤当着平儿的面就这么说,也不免脸上有点火辣辣的。

        平儿是长得标致,性子也好,但这种事情讲究个两情相悦,更何况自己刚刚成婚,总不至于这么猴急,要这个时候拿平儿来做填房。

        不过,王熙凤既然当着平儿的面这么说了,自己也不能没有表示,要不然可能会冷了这丫头的心。

        除此之外,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摸一摸这丫头的心思。

        下一刻,苏然朝平儿招了招手,将她给叫到了身边。

        “平儿,你家小姐口没遮拦的瞎说,你可别见怪,我此去江南,一路上肯定免不了有些颠沛,你还是好好留下来伺候夫人,也免得受这个颠簸之苦。”

        平儿一听这话,抬起美眸为自己分辩道:“平儿吃过苦,平儿也不怕苦,不过……这种事奴婢听主子的,主子让怎样就怎样。”说罢,她羞涩的低下了头。

        王熙凤见平儿这副模样,脸上立马露出了然的笑容,下一秒,她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平儿的脑门子:“你个浪蹄子,我不过随口说说,想不到你却当真存了那心思,看我回头不好好收拾你。”

        平儿一听这话,顿时慌了神,吓得躲到了苏然的身后:“主子饶命,主子饶命,平儿不敢了。”

        苏然看着这主仆二人闹腾,也不搭腔,兀自拎起行囊向门外走去。

        “你们闹着吧,我得走了,误了皇上的差事可就麻烦了。”

        王熙凤见状,赶忙起身相送,却不想腿上一软,又坐回了凳子上,只得冲着平儿道:“你个死丫头,不知道送送老爷吗?”

        回过神来的平儿忙不迭的向门口跑去,上前跟在了苏然的身后。

        走到大门口,苏然转过身看着平儿:“你回去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把夫人伺候好,回来爷好好赏你。”

        “平儿不要什么赏,伺候小姐是奴婢份内的事。”平儿抿嘴一笑,眼眸里含着一丝柔情,“只是爷一个人在外要照顾好自己,别让小姐和……奴婢担心。”越说到最后,平儿的声音几乎细若蚊呐。

        苏然点了点头:“好了,你快回去照顾夫人吧,我该走了。”说罢,他飞身上马,绝尘而去,只听到耳边平儿脆生生的声音“爷,您慢点儿,早点儿回来。”

        ……

        按照庆雍帝的意思,大军在陕甘自筹的粮草加之朝廷紧急调拨过去的也就能支撑个二十日,所以江南这边筹的这些钱粮必须在粮草耗尽之前运到前线,而且这个时间还要尽量缩短,要不然等大军无米下锅了,那还打个什么仗。

        从京城到江南,最快也要三四天的时间,而从江南运送粮草到前线又要七八日,也就是说真正筹措粮草的时间最多只有七天左右。

        而户部前往江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直接前往金陵,因为这里是不仅是江苏的首府,也是几大家族的根基所在。

        因此,苏然离开京城后便一路向金陵而去。

        要说在这金陵城,最大的家族莫过于甄家,除此之外,才排到其余贾、王、史、薛四大家族。

        加之贾家的大部分人都搬到了京城,所以,甄家在江南的地位可以说愈发炙手可热,无人能撼。

        据民间传说,江南甄家几乎把持着江南三分之一的财富,而且当地官场上的官员也多半是靠着甄家的势力提拔起来的。

        更加可怕的是,在京官里面,不少也跟甄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甚至已经位极人臣。

        因此,这次钱粮的筹措能不能顺利完成,并且及时送到前线,甄家在其中起着尤为关键的作用。

        庆雍帝担心的事主要有两点,首先户部的官员到了江南,会不会用心办差,要知道筹措钱粮说白了就是让这些富贾放血,如果甄家等富商虽然答应给钱,但却从中作梗故意拖延,再加上户部的官员帮着打马虎眼,那么,前线的大军可就要面临断粮的危险了。

        此外,如果这些富商直接就不给他这个新皇帝面子,压根就不同意出钱,或者只出一小部分的钱粮来敷衍,那样一来,大军的粮草不充足,轻则动摇军心,重则导致此战失利,那种结果同样不是庆雍帝所愿意看到的。

        因此,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会发生战败的风险,进而危及他这个皇帝的地位。

        而按照兵部的估算,这一次平叛,大概需要从江南这一片征调钱粮五百万两,得知这一数字后,苏然的心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一户普通的百姓家一年的用度开销也就在二十两银子左右,五百万两这个数字实在太过骇人。

        不过,苏然也知道,打仗确实就是烧钱,要不然也没有“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的说法,这句话一方面是说战争可以带来财富的重新分配,但另一方面,也是说战争的消耗实在太过巨大。

        正是带着这样的重任,苏然来到了江南最富庶的地方,金陵城。

        但是他还没踏足金陵地界,就发现这里面的水真的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