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见庆雍帝,殿上求赐婚(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四章 见庆雍帝,殿上求赐婚(求推荐求收藏)

        出了王熙凤的闺房,苏然稍加思索后先去了一个地方,那就是顺天府衙。

        冯秉元这个老匹夫是两朝元老了,用树大根深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虽说吕飏刚刚派过来的人被自己给收拾了,但保不准冯秉元这个老家伙还有后手。

        所以,在正式将王熙凤娶回府之前,王家的安全必须要得到保证。

        而这个时候能够给自己提供帮助的,估计也只有顺天府尹赵文渊了。

        此刻的苏然甚至有点后悔了,如果当初将北疆的一百多号兄弟都一起带回来,这个时候也就不会出现人手不够的情况了。

        不过,事已至此,将其余兄弟调回来的事情也只能过段时间再说。

        苏然找到顺天府尹赵文渊的时候,对方很是惊讶,毕竟之前已经说好了去骁骑营了,怎么才一天不到又回来了。

        将事情的原委跟赵文渊一说,这家伙倒也仗义,二话不说直接就答应派人守卫王家。

        这边王熙凤的安全问题短期内得到一定的保证后,苏然也就暂时没了后顾之忧,直接就从府衙牵了一匹快马往皇宫而去。

        这个时间,庆雍帝应该还在上早朝,而苏然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时机。

        按照大庆朝的规矩,其实三品以下的官员是没有资格参加早朝的。

        不过,苏然可不管这些,自打进了皇宫的门,他基本上就没走过地面的道路,一番高来高去,没用多久已经到了上早朝的金銮殿。

        当然,皇宫毕竟是皇宫,守卫还是比较森严的,这期间也被极少数的高手发现了,当苏然来到金銮殿外,身后已经跟了好几位大内的高手。

        只不过,这些手持各种兵器的高手一个个都气喘吁吁,拍着胸口,很显然他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进行如此高强度的锻炼了。

        苏然也不管他们,随便跟站在宫门口的当值太监打了个招呼,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反应过来,就冲上了大殿。

        庆雍帝正在上朝,苏然的出现让众人都是一脸懵圈。

        庆雍帝还好,只是微微有些诧异,但身为大庆朝首辅大臣的左相冯秉元见到苏然后立马就不干了。

        “苏然,你一个区区四品官,上金銮殿上来做什么?不奉诏不得入朝的规矩都不懂吗?”

        苏然见状,瞪了他一眼,直接上前对着庆雍帝开始告起了御状。

        “启禀陛下,臣苏然无诏而入朝实在是迫不得已,望陛下恕罪,要说这一切都是拜冯相的那两个好外孙所赐。”

        庆雍帝一听这话,眉头不由得轻轻一挑:“苏然,不得无礼,冯相乃是两朝元老,这种事没有凭据可不能乱说。”话虽这么说,其实庆雍帝的心里已经猜到了苏然想说什么。

        苏然也不藏着掖着,当着群臣的面,将吕彪如何当街强抢民女,然后他的哥哥吕飏又派杀手潜入王家的事一五一十的都给说了。

        上朝的众大臣听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精彩万分。

        正当群臣议论纷纷的时候,刑部尚书吕阐迫不得已站了出来。

        “启奏陛下,苏然血口喷人,明明是他殴打了犬子吕彪,彪儿如今依旧昏迷不醒,但他却来恶人先告状,臣请陛下明查。”

        苏然一听这话,顿时怒不可遏,当即就指着吕阐的鼻子骂了起来。

        “好你个吕阐,你仗着自己是朝堂的要员,就纵子当街胡作非为,昨日之事可不止我一个人在场,那么多老百姓都是人证,另外顺天府也有官差到场,难不成你还有脸颠倒黑白不成?还有,就在刚刚,你的好儿子吕飏私自调动骁骑营兵马去长宁街王家图谋杀人灭口,正好被我发现了端倪才及时制止,顺天府的人已经赶去了王家,这又作何解释?难不成你要说是我救了人家姑娘,然后又派人去杀她不成?!”

        说到这里,金銮殿上的众大臣们都一脸震惊,估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堂堂刑部尚书,自己的两个儿子会如此不堪。

        正当吃瓜的一众群臣议论纷纷之际,庆雍帝终于开口了。

        “此事朕之前已经有所耳闻,但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朕相信以吕阐你的智慧和能力,是可以把这件事处理好的。”说到这里,庆雍帝故意顿了顿,一双龙目扫视了一圈群臣,“不过,今早的事确实让朕很失望。”

        庆雍帝这么一说,基本上就是给这件事定调了,这让吕阐吓得立马跪倒在地。

        “臣教子无方,一切都是臣的责任,还望陛下看在臣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从轻发落。”

        庆雍帝闻言,将目光投向了左相冯秉元:“冯相,这事你说该怎么办吧。”

        冯秉元本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庆雍帝既然开口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只见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脸上带着笑容道:“这件事如果不是刚刚苏然上殿,老臣还真不知道,皇上也知道,老臣平日里除了参加早朝之外,基本上是足不出户,所以,这件事老臣觉得还是皇上定夺的好。”

        庆雍帝一听这话,心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一句不知道就把自己给摘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他也清楚现在还不到动冯秉元的时候,只能先从他的外围下手了。

        既然吕阐想把事情都揽下来,那么就从他开始下手吧。

        不过,或许是为了避免做得太明显,庆雍帝并没有先理会吕阐,而是看向了苏然:“你刚刚说哪个王家?长宁街?”

        苏然点了点头:“是的,陛下,我刚从那边过来,应该就是叫长宁街。”

        庆雍帝一听这话,眉头不由得轻轻一皱,目光闪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沉默了片刻,他又开口道:“那王家姑娘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

        苏然本来就是来让皇帝赐婚的,此时听他主动提起了自己那准媳妇,当即就开口道:“回禀陛下,据臣所知,那家姑娘叫王熙凤,今日冒昧闯殿其实还有件事想求皇上。”

        庆雍帝一听这话,不由来了兴趣:“你倒说说,要求朕什么事?”

        “臣斗胆求皇上为我和那王家小姐赐婚。”苏然当着满朝文武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庆雍帝见是这件事,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你个苏然,这才见了人家姑娘两次,你就要娶她过门了?你这是不是快了点儿?不再考虑考虑了?”

        苏然见状,看着庆雍帝道:“臣对那王家小姐是一见倾心,望陛下成全。”

        正当苏然以为这件事基本上水到渠成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冷哼,紧接着一位须发花白老臣出列了。

        “启奏陛下,臣户部尚书樊进忠有话要说。”

        庆雍帝微微一愣,随即朝他点了点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樊进忠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道:“据臣所知,长宁街姓王的应该只有九边巡检王子腾王大人的家眷,刚刚苏然说要娶的这个姑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王大人的侄女,这等婚姻大事岂能由他说了算,至少要王大人同意才行吧?”

        此言一出,群臣又开始八卦了。

        而庆雍帝听到这番话,原本萦绕在心头的疑惑也一下子豁然开朗。

        “朕就说嘛,朕也记得这长宁街好像子腾就住在那里,刚刚拿不准所以也就没有说,经你这么一提醒,确实就是那么一回事。”

        然而,说到这里,庆雍帝又忽然将目光投向了苏然,话锋陡然一转:“不过,樊大人你这话就不对了,苏然与子腾的侄女这件事属于英雄救美,无意之间一见钟情,他既然过来求朕赐婚,肯定王家这丫头是同意的,至于子腾那边嘛,朕觉得他应该不会反对,你觉得呢?”

        “这……”樊进忠很显然没料到皇上会突然间又拍了板,只能顺水推舟拍起了彩虹屁,“陛下圣明,陛下圣明。”

        有了他带头,别的臣工也只能跟着表态,一时间“陛下圣明”这四个字不绝于耳,搞得好像庆雍帝不赐婚都不行了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