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你个冤家,轻点儿(求推荐求收藏)

第六章 你个冤家,轻点儿(求推荐求收藏)

        暮色笼罩了大地,无星无月。

        苏然一直悄悄跟在那帮人的身后,行了大概有二十余里路。

        在这期间,这些人似乎还绕了道,不过,最终还是在一处山洞落脚了。

        由于山洞的门口有人把手,所以,苏然为了不打草惊蛇并没有急着跟进去。

        悬在一处隐蔽的角落,可以隐约看到山洞里有灯火从洞口透出来。

        除此之外,山洞内有时高时低的人语声传出,但并没有什么关键信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苏然在外面守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后,里面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苏然见状,悄悄贴着山石向洞口摸去。

        然而,他距离洞口还有七八米的时候,洞口处忽然穿出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立马让苏然吓出一身冷汗,迅速停下了动作。

        借着洞口火把的光亮,他大致看清了出来的一男一女两个人。

        出了山洞后,二人直接就奔着后山而去,所以并没有发现藏在暗处的苏然。

        苏然见这对男女一路向前,赶忙跟了上去,但他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抱在一起倒在了一处山坳里。

        “想死我了,待在这破地方实在不方便。”

        “唔……你个冤家,轻点儿!”

        听到这动静,苏然不由得老脸一红。

        感情自己潜伏了半天,到头来却听了这么一出好戏。

        现在上吧,那就是棒打鸳鸯,坏人家好事。

        可是不上吧,那就是错过了一个摸清虚实的机会。

        苏然思来想去,决定还是现在上比较好,要不然再等下去场面可就愈发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样想着,他纵身一跃,直接掠到了那对男女的身前。

        突然出现的苏然,让二人吓得赶忙分开了。

        男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你是谁?敢坏我好事小心我宰了你。”

        而女人却没有说话,似乎是害怕听出她的声音。

        苏然冷冷一笑,手腕一翻,已经出鞘的刀直接架到了男人的脖子上。

        “说,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的?”

        冰冷的刀架在脖子上,男人立马什么都明白了。

        “你不是我们的人?你是傍晚的时候路过的庆军?”

        苏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把话题扯到了对方的身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平西王旧部的后代,我唯一不解的是,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男人没有回答,不过那女人却怯生生的发话了:“我们说了,是不是你就会放过我们?”

        苏然闻言,声音淡然的道:“我跟你们无冤无仇,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把事说清楚,我没有难为你们的理由。”

        “那好,你问吧,只要是我们知道的都告诉你。”女人颇有决断的说道。

        苏然一听这话,也没有犹豫,当即就抛出了三个问题。

        为什么来这里?

        一共有多少人?

        为首的是谁?

        女人原本还有些犹豫,但是当苏然手里的刀稍稍一用力后,她的男人立马就扛不住了,连忙让女人快说。

        女人倒也对这男的有些感情,当即就如竹筒倒豆似的把这里的情况交代了个底朝天。

        他们确实是平西王吴阿桂旧部的后人,来这里主要是和硕特部的首领罗卜藏丹津不日将准备发动针对大庆朝的叛乱,所以命他们来这里扼守住通往北疆的消息通道,这也就解释了他们之前为什么会对苏然和他的兄弟们动手的原因。

        至于人数,山洞里面的这个据点一共有八百多人,为首叫吴金山,跟平西王吴阿桂算是远亲。

        弄明白了这些之后,苏然的心里不由得开始盘算了起来。

        这些人一直待在这里,确实可以扼守住来往北疆的信息通道。

        一旦西南的和硕特部叛乱,那么北疆的驻军肯定指望不上。

        这样一来,庆雍帝要用兵平叛的话只能从其他地方调兵。

        而北疆历来是陈兵重地,大庆朝的半数兵马都部署在那里。

        少了那里兵马的支援,庆雍帝想要发兵可就麻烦了许多。

        即便后来发现了情况不对劲而采取措施,也肯定会延误兵马的调防。

        想到这些,苏然的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

        这些人必须除掉,要不然肯定是个祸害。

        这样想着,苏然对二人道:“我答应过饶你们性命,所以,我不杀你们,但我有一个条件。”

        二人一听有活命的机会,哪里还管是什么条件,立马满口答应。

        苏然见状,声音冷冷的道:“我要你们马上离开这里,天涯海角从今往后别让我找到你们,同时,今日之事不得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这样的条件,对于刚刚还处在死亡边缘的人来说,根本算不上是个条件。

        苏然话音刚落,二人就齐齐叩谢他的不杀之恩。

        待这对男女离开,苏然立马操着战刀往山洞摸去。

        平西王虽然已经病逝,但他的不少旧部还在。

        这些旧部以及他们的后人,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

        如果任由他们与罗卜藏丹津勾结,朝廷想要对付肯定难度会增加许多。

        这些势力如果再联络其他反庆力量的话,庆雍帝可就头疼了。

        虽说谁做皇帝对自己来说没太大区别,但是一旦有刀兵之祸,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尽量避免兵祸为好。

        而想要避免更大的灾难发生,有时候就必须要有人要牺牲。

        苏然没有犹豫,一人一刀进入了山洞,将山洞里的所有人都杀光了。

        场面虽说有些血腥,但是,相比于造成更大的战乱,死这么多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苏然离开了,天亮之前他跟正在休整的部下汇合了。

        而此时,他浑身上下都是血迹。

        钦差许进见到苏然,立马上前询问情况。

        苏然将平西王旧部勾结罗卜藏丹津,意图谋反之事向他做了简单的陈述,又轻描淡写的说自己独自一人杀掉了八百多意图谋反者,所以身上才会有这么多血。

        许进听罢,整个人愣了半晌才缓过神来。

        下一刻,他提议立马加紧赶路,要迅速将这个消息带回京城传递给当今圣上。

        对此,苏然并没有什么意见,虽然一夜没睡,但自己最不缺的就是旺盛的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