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五品京官,太低了(求推荐求收藏)

第四章 五品京官,太低了(求推荐求收藏)

        不过,佟国斌称病谢客也只能糊弄糊弄一些朝臣同僚,皇帝要见他,他还是不敢推脱的。

        这一日,庆雍帝刚刚下了早朝就把他给召了过来。

        南书房内,这位大庆王朝的新帝身穿明黄色的龙袍坐在软榻之上。

        驾前站着的,赫然正是兵部尚书,佟国斌。

        庆雍帝端起茶盏喝了口茶,随后看了对方一眼。

        “听说你病了?”

        佟国斌一听这话,立马吓得跪倒在地。

        “陛下明鉴,臣其实没病,但也绝无欺瞒陛下之意,就是这帮同僚都在打听苏然,臣实在没办法才躲起来的。”

        庆雍帝微微一笑:“朕就知道,快起来吧,地上凉。”

        “谢皇上。”一边说着,佟国斌从地上爬了起来。

        庆雍帝见状,又开口道:“这些天你也应该把情况查清楚了吧,那个苏然到底是什么来头?”

        佟国斌一听果然是这个问题,心中顿感无奈。

        自接到捷报后,自己就亲自翻阅了兵部的全部档案,甚至还托吏部把所有官员的名册也查了一遍。

        不过,关于这个苏然的记载实在太少。

        但既然皇帝要问,自己也只能实话实说。

        想到这里,佟国斌苦着一张脸道:“回陛下,其实自从捷报传到京师,微臣就回去翻阅了所有能查到的档案卷宗,也查了查朝中苏姓官员的名单,但是关于这个苏然,只说是父母早亡,十三岁去的北疆,如今也不过十七岁,目前是军中的一名把总,除此之外并无任何信息。”

        庆雍帝听到这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按照你这个说法,也就是说这个苏然并非出自某个士族大家喽?”

        “应该是的,要不然肯定会在兵部或者吏部有备案。”佟国斌点了点头,语气比较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庆雍帝连连说了两遍,随后又道,“既然如此,那你说说,他为朕立了这么大的功,等他回京后朕该怎么封赏他?”

        “这……陛下自有圣断,微臣就——。”

        佟国斌听到这个问题,直接就推脱了起来,但却被庆雍帝给打断了。

        “但说无妨!”

        佟国斌见状,干笑一声道:“苏然现在是正七品,这一次立的功劳确实不小,但臣以为他还年轻,给他升个正五品的千户就差不多了,如果陛下想让他留在京城的话,可以封他个步军副尉。”

        庆雍帝一听,立马摇头道:“五品,太低了。”

        “那封他个从四品的城门领,或者宣抚使?”

        “你去跟吏部说一下,让他去骁骑营做个副参领吧。”庆雍帝没有接他这个话茬,直接拍板道。

        佟国斌听到这个,一张老脸顿时憋得通红。

        骁骑营副参领,那可是正四品的京官,从一个七品的把总,而且还不是京官,直接一步提拔到这个位子,这样的情况估计自大庆朝建立伊始也不多见啊!

        不过,既然皇帝已经发话了,自己也只好照办。

        这样想着,佟国斌对庆雍帝道:“臣遵旨。”

        庆雍帝看了看他,似乎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上折子的那个,就是你那个远房侄子,叫佟万荣吧,估计在外面也历练得差不多了,把他也调回京来吧,你和吏部商量一下,看看在四部里面安排个从四品的缺。”

        佟国斌见自己的侄儿升了官,立马跪地拜谢道:“臣替侄儿佟万荣谢陛下圣恩。”

        “好了,下去吧。”庆雍帝朝他摆了摆手。

        “臣告退。”

        ……

        回府的路上,佟国斌坐在轿子里,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苏然,不过十七岁,居然能够一天之内连升三品,从一个七品外官做到正四品的骁骑营副参领了。

        而自己的那个远房侄儿,要不是沾了他的光,现在还在正五品的位子上待着呢,真心是人比人气死人。

        但佟国斌转念一想,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这个远方侄儿到底是升了官。

        既然他能为对方上这个折子,看来跟这个苏然关系应该还不错。

        日后一定要叮嘱他,让他继续维持好这层关系。

        佟国斌有一种预感,这个正四品的骁骑营副参领绝对不是苏然的官场巅峰。

        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想当年,自己十七岁的时候,才刚刚在官场起步。

        而就在佟国斌回去的路上,位于京城荣宁街的荣国府也并不平静。

        荣国府大老爷,袭了一等将军爵的贾赦,正在贾母的跟前走来走去,看样子有些欲言又止。

        而贾母的身边,还坐着次子贾政,以及其正妻王夫人。

        贾母见自己的这个儿子在面前直晃悠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啪”的将手里的珊瑚串念珠扔在了桌子上。

        “你就别再走来走去了,有什么话就快说!”

        贾赦见状,干笑了一声,随即硬着头皮道:“还不是我那个不争气的畜牲,本事没有,但却整天游手好闲,前儿个回来找我,说是想成家了。”

        贾母一听是这么个事,脸上顿时由阴转晴:“这是好事啊,说明琏儿他长大了,快说,他看上哪家的丫头了?”

        贾赦看了看坐在贾母身边的王夫人,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王夫人见对方这样看自己,一张保养得极好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这个该死的,怎么这样看人家,我夫君还坐在这儿呢,不会是连我的便宜也想沾吧?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而贾政见自己的兄长这副模样,心里也有些腹诽,脸色也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举止有些不妥,贾赦尴尬的笑了笑道:“其实要说起来,这姑娘还跟咱们贾家沾着亲,论辈分应该是弟妹的侄女。”

        王夫人一听这话,脸色立马就变了。

        自己一共有两个侄女,一个是子腾的女儿,跟保宁侯之子已经有了婚约,另一个,就是大哥的女儿王熙凤了。

        这个老不死的,莫不是盯上了凤丫头了。

        想到这里,王夫人的脸色更加不好了。

        外人看来这荣国府是风光无两,但是自己身在其中,却知道真正的底细。

        先祖倒是功勋卓著,倍受皇恩,但这些个后辈,是一个不如一个。

        最强的,也就自己的丈夫了,但也不过是个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

        再往下数,基本上都是些纨绔,压根没有能在文治武功上有所建树的。

        特别是这个贾琏,跟他父亲一个德性,好色成性,游手好闲,凤丫头如果嫁给他肯定没什么好结果。

        这样想着,王夫人强压着心中的不悦,脸色尽量保持平静的朝贾母点了点头道:“我是有两个侄女,但二哥家的那个已经许了保宁侯之子为妻,大哥家的凤丫头虽然待字闺中,但其父早亡,家里的一应事情嘛,一向都是二哥在操办,所以这件事还得听他的主意。”

        贾母一听这话,知道这件事估计没那么容易,但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既然如此,你找个机会跟你这兄弟说一说,看看情况,不过,这种事也要两情相悦才好。”

        此话一出,贾赦顿时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老太太发了话估计这事也就成了一半了。

        不过,王夫人的眉眼之间却多了几分心思。

        ……